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鐵血強國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屠殺
    readx;

    ps:第一更到,求收藏,求推薦票!感謝書友遛烏龜的蝸牛、sdfkwee的打賞!

    “沖啊!旅長說了,突破吉林陸軍的防線,賞一百個大洋。一個吉林陸軍的人頭,換十個大洋,軍官翻倍!”奉軍第2獨*立旅一團的兩千多士兵,高呼著口號,向楊土崗吉林陸軍教導師第1團的陣地沖去。

    在奉軍當中,用大洋來激發士兵的斗志,無疑是一種非常有效的辦法。不少的奉軍士兵本來就是胡子出身,被這么多大洋一刺激,立刻就紅了眼睛,嗷嗷叫著向吉林陸軍的陣地沖去。

    張輔忱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第2獨*立旅這樣一窩蜂的沖鋒,明顯就是找死嘛。現代的戰爭,已經不比當年了。這顯然會成為敵人的密集火力打擊的最好目標的。

    但是,張效坤仿佛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一樣,看著自己麾下的士兵勇猛的沖鋒,他臉上露出了笑容:“哈哈,老子手下的部隊,還真是強兵吧。等打敗了吳興權,大帥一高興,說不定會讓我做師長的。”

    楊土崗,吉林陸軍教導師1團的指揮部,團長趙林上校正在用望遠鏡觀察奉軍的沖鋒。他也是教導師的老人了,在吳皓軒剛剛成立教導營的時候,他就是偵察排排長了。教導師成立的時候,他成為了偵察營營長。這一次大擴軍,他順勢成為了教導師1團的上校團長。

    “哼,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而已。告訴1營,放近了再打。炮兵連等候命令,不要隨便開火,免得浪費炮彈。”趙林上校不屑的說道。

    教導師本來就是吉林陸軍最精銳的部隊,在趙林的眼中,奉軍這種沖鋒的方式,完全就是找死,簡直就沒有把吉林陸軍的重機槍和輕機槍放在眼里啊。

    守在楊土崗鎮子外的,是教導師1團1營,全營一千一百多人,擁有六門120毫米重型迫擊炮,8門80毫米中型迫擊炮和12門60毫米輕型迫擊炮。另外,全營還有12挺重機槍和36挺輕機槍。這樣的火力,奉軍的一個師也沒有,更別說是一個獨*立旅了。

    “沖啊!”奉軍士兵們大喊著口號,快速的向楊土崗沖去。而教導師的官兵們,遵照命令,并沒有開火。將敵人放近了之后,無疑能夠利用密集的火力給對方造成難以想象的重創。

    “什么精銳部隊?還不是被我的部隊給嚇傻了嗎?看來,吳興權的部隊也不過如此啊!”看到自己的部隊距離吉林陸軍的陣地不到五百米了,張效坤臉上堆滿了笑容。

    正在這個時候,教導師1團1營開火了。部署在前線陣地的重機槍和輕機槍,以及步兵們手中的步槍同時開火。密集的子彈就猶如暴風驟雨一樣向奉軍射去。

    “噠噠噠!噠噠噠!”

    輕重機槍配合,形成密集的火力封鎖網,直接將沖鋒的奉軍全部籠罩在了里面。

    “噗哧!噗哧!噗哧!”

    子彈射入人體的聲音響起,一朵朵的血花在奉軍士兵們的身上綻放。一個個的奉軍士兵們,慘叫著倒地不起,就猶如在割麥子一樣。奉軍密集的沖鋒隊形,成為了吉林陸軍重機槍和輕機槍發揮的最好的靶子。

    “天啊!吉林陸軍有多少重機槍啊!”張效坤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之前他還在做著部隊打敗吉林陸軍的白日夢,現在立刻就從天堂滾落到了地獄了。

    “嘶!”張輔忱等在后方觀戰的奉軍軍官們,也是倒吸一口涼氣。如此密集的火力,他們不要說是看過,恐怕連聽都沒有聽過啊!

    “即便是在日俄戰爭當中,日本人和俄國人的機槍也沒有這么多吧。在如此密集的火力之下進攻,這簡直就是在找死啊!”一個從日本留學歸來的年輕軍官滿臉蒼白的說道。

    很多的奉軍軍官都有些慶幸,慶幸不是他們率部進攻。要不然的話,他們現在恐怕就成為了被吉林陸軍以優勢火力屠殺的對象了吧。

    “這就是吉林陸軍的恐怖火力嗎?既然有這么強大的火力,為什么他們還沒有攻破盛京城?不對,這里面一定是有陰謀,他們是想要吸引奉軍的主力回援。”張輔忱仿佛一下子就豁然開朗了一樣,把一切都想清楚了。

    戰場上,進攻的奉軍第2獨*立旅的那個團,近乎是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在第一波彈雨襲來的時候,就至少有數百人被打倒。剩余的人,要么趴在地上,被壓制的抬不起頭來,要么轉身就跑,將后背留給了吉林陸軍的子彈,被吉林陸軍這么追著打。因為他們沖的太靠前了,以至于很多人都無法逃出吉林陸軍的重機槍和輕機槍的射程,紛紛被打死。

    戰斗很快就結束了,吉林陸軍的陣地前面已經留下了一地的尸體。進攻的奉軍的那個團,損失了一半以上的兵力,直接被打殘了。即便是僥幸逃回來的人,也都被嚇破了膽,想要讓他們再上戰場的話,短時間內幾乎是沒有可能了。

    “唉!”張效坤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一次進攻就損失了半個團,他的這個旅,居然只夠進攻三四回啊?這可怎么得了。

    “輔忱大哥,先前是小弟孟浪了。但是,現在我們該怎么辦啊?”張效坤沒有辦法,值得向張輔忱求援。畢竟,張輔忱才是這一次的指揮官。不管張輔忱做什么的決定,他是鐵了心不會讓自己的部隊再去送死了。對于他們這些軍官而言,麾下的部隊才是最重要的。有部隊,才有今天的權勢啊!如果部隊損失光了的話,那他們也就失去了權力的基礎了。

    張輔忱看了張效坤一眼,沒有多說什么。對方的心思,他又怎么會不知道了。

    “諸位,你們怎么看?我們有沒有可能攻破楊土崗的吉林陸軍?”張輔忱問道。

    如果說在張效坤的第2獨*立旅進攻之前,大家都還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能夠打敗吉林陸軍的話,那么現在,大家都啞口無言了。吉林陸軍展現出來的強大火力,實在是讓他們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旅長,參謀長的電報。”正在這個時候,一個低級軍官拿著一份電報過來。

    張輔忱接過一看,這是楊霆宇發來的電報。楊霆宇在電報當中聲稱,他已經率領奉軍的主力北上了,要求張輔忱盡快拿下楊土崗。另外,楊霆宇還轉發了一份張雨亭的催促的電報。盛京城現在已經到了十萬火急的地步了,如果奉軍主力不能夠及時趕回的話,盛京城就一定會被攻破的。

    張輔忱看完電報之后,不由得嘆了一口氣。他越發的認為,這根本就是吉林陸軍的一個陰謀了。但是,現在盛京城形勢危急,他作為張雨亭的心腹,卻不能不帶兵去救援。否則的話,他如何去面對張雨亭。

    “效坤老弟,沒辦法了,只能夠拼了這條命去報答大帥了。命令炮兵,對吉林陸軍的陣地開火。第1旅1團,準備開始進攻。”張輔忱沒有辦法,值得下令準備進攻。

    奉軍第1獨*立旅的裝備略好,除了六門57毫米行營炮之外,還有四門日制的明治三十一年式75毫米野戰炮。張效坤也將第2旅的炮兵送了過來,好歹集結了十六門大炮。

    “開炮!”隨著張輔忱的一聲令下,奉軍的12門57毫米行營炮和四門明治三十一年式75毫米野戰炮開始了怒吼。

    炮彈落到吉林陸軍的陣地上,爆發出一團團的火光。不過,不管是57毫米行營炮還是明治三十一年式75毫米野戰炮,威力都并不強,對吉林陸軍的防御工事,根本就造不成什么影響。更別說對躲在防炮洞內的士兵們構成威脅了。

    “大炮也拉出來了嗎?看來是要拼命了。命令炮兵連,摧毀敵人的大炮。”趙林上校命令道。

    部署在楊土崗鎮內的炮兵連的九門75毫米野戰炮,立刻開始調整炮口。幾分鐘之后,這九門大炮就開始了怒吼。

    “轟!轟!轟!”

    九門1904野戰炮以每分鐘27枚炮彈的射速向奉軍的炮兵陣地發起炮擊,一枚枚的炮彈呼嘯著向奉軍的炮兵陣地飛來。炮彈在炮兵陣地周圍爆炸,炸起一團團的赤紅色的火光。

    “轟!轟!”

    很快,就有炮彈落到了奉軍的炮兵陣地上,炸的奉軍的炮兵人仰馬翻,剩余的人也都抱頭鼠竄。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奉軍的炮兵陣地就被摧毀了。十多門大炮,損失過半。炮兵更是損失慘重,炮擊也不得不停止了。

    看到這一幕,張輔忱肝膽欲裂。這也使得他心中的疑云加厚了不少。

    失去了炮兵的支援,奉軍就只能夠用士兵們的生命去填了。為了一舉突破吉林陸軍的方向,張輔忱投入了一個步兵團,張效坤也投入了一個營。近三千奉軍士兵,排著稀疏的隊形向吉林陸軍的陣地發起攻擊。之前第2獨*立旅的慘象,就在眼前啊!

    但即便如此,迎接他們的也是吉林陸軍猛烈的迫擊炮和輕重機槍組成的交叉火力。

    ...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