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厲鬼俱樂部 > 正文 第381章 往事
    手機響了好幾聲,洛水公子才接通,“牧店主你現在在哪?我怎么感覺信號很不對勁的樣子?”

    “我在那位永生者自成一體的世界里呢!”唐牧北看看手機電量已經不是很多,決定長話短說,“今天又是意外,我見到那位叫蕭豆蔻的永生者啦。

    她講了當年上古天庭被天罰的事情,是真的嗎?

    天道很可能是個人?

    永生者是因為恰巧渡天劫才躲過天罰,那前輩你們當年又是怎么逃脫的?”

    本來正煉化封印空間的洛水公子劍眉一挑,“哦?這么快?那你識海的屏蔽層打開了嗎?”

    “永生者前輩說為了避免識海震蕩,幫我打開一到裂縫,過幾個時辰就會自動碎掉了。”唐牧北照實回答。

    洛水公子放心的點點頭,“那就好。

    至于你問到的問題,我只能回答我的那一部分。

    而溯洄和扶桑以及蒹葭是如何逃脫的,我并不知情。

    畢竟當時實在是……太混亂了。”

    整理片刻思緒和語言,洛水公子回憶道:“我曾經委托你如果見到一位叫白游的人,問他一個問題,對吧?

    其實我覺得我之所以能順利逃脫,正是因為他。

    白游是個很奇特的人。

    他從來沒有顯露過自己的真實境界,我想他或許是個永生者吧。

    我們認識的時間并不算很長,但關系一直很不錯。

    白游……是我們所有人見過氣運最好的修行者。

    沒有之一,就是氣運最好的那個。

    他的氣運好到讓任何人都艷羨的地步。

    幾乎可以說是心想事成,甚至更過分一些,只要他想做的事就像是注定好了一樣會完成得很完美。

    可能正是因為自身氣運極佳,所以白游很低調。

    說起來我研究的九轉聚魂丹能成功,其中還有他的功勞。

    白游這家伙的超常存在,是個前提。

    當年上古天庭被天罰籠罩,并沒有持續很長時間。

    因為那次天罰實在是太人性化了。

    它在行動之前就封鎖了上古天庭所有人的退路,而且恰好選擇在某個祭典之日降臨。

    當時凡是加入了上古天庭的修行者,無一例外都在場。

    被封鎖空間的瞬間,大小不同成千上萬道天罰從天而降。

    你沒有見過那種世界末日般的場景。

    許多六七品的修行者僅是看了一眼,就心神受到震蕩沖擊瞬間隕落。

    而那時候我們沒有絲毫防備。

    主帝和幾位副帝是天罰的中心,但他們都是老牌永生者,而且因為長期研究天道對其也了解頗多。即便是面對宣泄而下的天罰,他們仍有反擊對抗的能力。

    其他人就不說了。

    天罰之下,幾乎多數修行者都是瞬間魂飛湮滅再沒有任何可復活的機會。

    當時我們幾個恰巧在一起,僅有六品境界的蒹葭也在。

    扶桑乃是一宗之主,又是我們幾個里面修行時間最長的人,平時一直是大哥形象。

    在天罰降臨的瞬間他主動抗下第一波天罰,讓我們幫助溯洄掩護蒹葭試圖逃離。

    那原本是好幾個人應該承擔的天罰,他自己一個人迎上去。幾乎是瞬間,所有雷電都降落在他自己身上,堅持幾息后扶桑就隕落了。

    我趁機上前護住他尚未徹底消散的魂魄。

    現在想起來,整個過程太短了,只有幾秒鐘時間。

    但當時覺得那么漫長。

    尤其是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瞬間隕落在眼前,溯洄為了保護妹妹不惜燃燒自己的壽元試圖強行晉級……

    就在那一瞬間,我想到了白游。

    如果他在的話會不會因為逆天的氣運而出現奇跡?

    時間太倉促,我只來得及喊了一聲‘白游’,然后只見天罰雷電中出現一道彩虹。

    在整個混亂到處都是死亡、絕望叫喊和天罰帶來的狂風暴雨閃電雷鳴中,那道彩虹輕飄飄地,在第二波天罰降臨之前向我飄來。

    再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身上沒有任何傷痕躺在一片青草叢中。

    仿佛天罰只是一場噩夢。

    但等我徹底清醒以后才發現,上古天庭已經隕落了很多年,而我身處人間界一處廣闊草原之上。

    溯洄、扶桑、蒹葭、老榆……那些我曾經最好的朋友,都沒了音訊。

    再之后,我一邊修行一邊探索當年的幸存者。

    直到我參與陰界改革,幫黎涇川一起創建店主之職再到以己之身鎮壓封印。我再也沒聽到過那些熟悉的名字,也再也沒見過白游。

    至于當時那道救下我的彩虹是不是白游所為,到現在我還不得而知。”

    唐牧北輕嘆口氣,難道說天道真是被主帝的所作所為激怒了?

    被發現god is a girl然后就惱羞成怒?

    可惜了當年那么多無辜的修行者,像是豆蔻前輩這種,他們壓根就不知道什么秘密,居然還受牽連死的那么慘。

    “那個……前輩,你說的白游感覺好奇怪啊。”唐牧北默默腦補了一下,“我之前好像聽扶桑前輩說過有一個氣運極佳的家伙,應該就是他吧?

    你說,天道要真的是人。

    白游會不會是他的私生子啊?

    畢竟這也太逆天了點,妥妥的天道私生子人設!

    否則,你想想看主帝多厲害啊?

    他都沒能逃離,甚至連復活手段都直接廢了。

    白游再是個老牌牛逼永生者,也不可能那么輕飄飄就把你從天罰世界里硬給拽出來,這操作太bug了!”

    洛水公子沉默片刻,低聲回道:“其實我一直在想,當時那道彩虹會不會就是白游本體。

    他或許……是付出了很大代價才救了我。

    所以從那以后白游就再也沒出現過,甚至再沒有一個修行者聽說過他的名字。

    而且,在我得救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的存在似乎是透明的。

    即便是之前我創建的宗門,都會無視我的存在。

    我想,這可能也是從天罰世界中存活下來的代價吧。”

    唐牧北:……

    了解了這些隱秘,自己能做點什么呢?

    蒹葭仙子下落不明,很可能是去主神的傳承之地了,該怎么去找?

    不找到她的話,扶桑宗主怎么復活?溯洄前輩怎么把本體從小黑屋里出來?

    我特喵一個小小的水貨三品店主,為什么要背負如此重的負擔?

    “前輩,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假期,蒹葭仙子還是沒有任何線索音訊,我該怎么辦?”想了好一會兒,唐牧北把問題拋給了洛水公子。

    對方溫和安慰道:“你畢竟是陰界的店主,還是要以工作為主的。

    假期結束就先回去吧。

    蒹葭已經消失一百多年了,即便是有什么危險也不急于一時。

    我現在正在竭盡全力煉化封印空間,若是我能去到現世中,倒是可以幫忙解決些燃眉之急。”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