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厲鬼俱樂部 > 正文 第273章 我只是路過而已
    唐牧北:……

    某位店主制定的武器?

    不過,從時間上來看,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位店主了吧?

    應該不會存在糾紛。

    否則遇到原主人那該多尷尬?

    將玄機傘收起來,唐牧北徑直上了三樓。

    店主版各類任務端出了問題,一時半會兒應該修復不了,那就把時間精力多放點在當鋪里。

    現在每開一天,都在燃燒著自己的壽命,不趕緊掙回來心里不踏實啊!

    “牧店主,要營業嗎?”半夏像個等待寵幸的妃子一般,見他進門開心迎上來。

    唐牧北打開箱子隨便取了個面具戴上,示意她抓緊時間營業。

    晚上九點鐘十分。

    “叮當當……”風鈴聲響起,果然有客人登門。

    來者是個二十四五歲的男人,外表看起來還算個帥哥。只是眼圈發黑整個人看起來很疲累的樣子,連說話都有氣無力。

    “我……我被鬼纏上了!”男人落座以后,喝了一口少女版半夏端來的熱茶,“是個女鬼!”

    半夏溫柔一笑說道:“別緊張,慢慢講。通靈當鋪能給你任何想得到的,只要付出一些代價就可以了。”

    男人勉強咧嘴笑笑,捂著茶杯的雙手依舊在顫抖,“我叫鄭子安,住在景瑤城東郊花苑。大概這個月中旬的時候,我突然被一個女鬼纏上了。”

    隨著鄭子安逐漸冷靜下來,他的講述也連貫多了。

    身為一只單身狗,他的生活本來挺豐富多彩的。每天下班以后打打球泡泡吧,隔三差五還跟幾個哥們擼個串吃吃喝喝,小日子過的不要太爽。

    然而,平靜的生活在這個月中旬突然就被打破了。

    據鄭子安回憶,他大概是十一月十三號,曾跟同事一起去過一趟公墓,從那回來以后他感覺就不是很好。

    鄭子安從小體質不佳,用算命先生的原話說就是八字弱。

    所以他對鬼神向來敬畏。

    剛開始的時候,鄭子安只是感覺沒精神,就算睡得時間再長也總是一副睡不醒的樣子。

    再后來,就開始被鬼壓床。

    可能是因為八字弱的緣故吧,鄭子安對鬼有種天生的直覺,他雖然看不到但能聽到也可以感覺到。

    很快,他就發現身邊有個女鬼。

    這種發現是很直接的,首先鄭子安在被鬼壓床的時候感覺到的就是個很美的女鬼;其次就是這個女鬼每次都會跟他悄悄耳語。

    但鑒于鄭子安能力并非很強,所以他并不太記得女鬼都說過些什么。

    大概就是些讓他放心,自己不會傷害他之類的話。

    如果只是這樣,鄭子安就不害怕了。

    好歹也是小時候三天兩頭聽見過奇怪動靜的人,他知道多數時候鬼是不會跟人糾纏許久的,否則它們也會變得虛弱。

    但情況并沒有向著“多數”方向進展。

    大概過了三天左右,鄭子安開始在每次鬼壓床之后“情不自禁”。

    也不知道是不是單身太久了,聽到那么柔和略帶**的聲音在耳邊呢喃;

    再加上,在他自己的感知中,這是位美得不可方物的女鬼,所以偶爾把持不住很正常。

    可隨著次數越來越多,鄭子安發現自己控制不住情況了!

    每次一到晚上鬼壓床就開始在腦海里上演各種小電影片段,一旦自己能開始活動了,就無法自拔的開始“自拔”。

    有時候一天一兩次,甚至最多的時候周末休息連門都不出四五次都有可能。

    這樣一來,本來愛打球挺壯實的小伙子不到半個月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鄭子安也不是不知道長此以往的下場,可只要自己精神稍微恢復一點,就又開始不受控制的“拔蘿卜”了。

    他擔心再這么拔下去,自己遲早會*****,所以想了很多辦法。

    比如說,把自己綁起來;戴手銬;再比如說去求神拜佛,景瑤城附近的山頭廟宇哪都去過。

    他甚至病急亂投醫還去教堂求了十字架,然而統統沒用。

    只要一到晚上必定被鬼壓床;

    只要被壓了床,他就必定控制不住自己。

    鄭子安差不多都要放棄治療了,今天晚上本想趁著還有胃口,出來吃點好的給自己補補身子。

    沒想到突然看到這么個店面,他精神一恍惚就推門進來了。聽這個小美女說可以完成任何心愿,鄭子安激動萬分!

    只要把那個女鬼趕走,自己生活能恢復正常,哪怕少活十年都樂意!

    否則以自己現在走路都兩腿打顫的身子板,能再堅持半年就是奇跡了。

    “看不到鬼卻能感知,憑好聽聲音就判斷是個美鬼,這家伙妥妥的音控吧?”唐牧北憐憫的看了一眼靜靜喝茶的鄭子安。

    難道他不知道網上哪些蘿莉音的真實模樣?

    就拿自己常見的厲鬼來說吧,碎嘴聲音也挺有磁性的,可那幅尊榮實在沒眼看;

    還有木子姑娘,一個聲音聽起來無限美好卻是因為車禍身亡的厲鬼姑娘。

    腦袋都拍成片兒了,要是不看兇連前后都分不清;

    再比如跳樓自殺的張楠,一開口妥妥的御姐,一看面相你的蘿卜不縮到地底下算我輸!

    就這仨厲鬼,任何一個推出來讓鄭子安戴上見鬼眼鏡看一眼,他絕對嚇得倆球球都得縮沒了,還能有想法?

    不過這是在通靈當鋪接的活兒,得按照店里的法則來。

    否則唐牧北打算借給他一副見鬼眼鏡,瞅一眼治百病!

    “條件不滿足,請牧店主搜集更多資料,支持法則判斷。”停了幾秒鐘,唐牧北和半夏接到這樣的指令。

    沒辦法,自己還得靠著法則辦完這項差事,拿了兌換品祭祀換壽命呢,只能按照它說的來。

    不過,唐牧北琢磨著對方要求并不高,以法則的能力直接給他個護身符厲鬼不敢靠近不就得了嗎?

    干嘛還要去調查情況?

    難道,女鬼糾纏事件背后還有隱情?

    “大仙!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只要你能把那只鬼趕跑別再來纏著我,我什么都可以給你!”剛進家門口鄭子安撲通就跪下了。

    本來唐牧北是看他實在虛弱,就利用當鋪便利帶他一程,瞬移到了家里。

    沒想到這一招太震撼,鄭子安立馬跪了。

    半夏好不容易才把他安撫好;唐牧北在房間里轉了一圈,果然在十三樓窗外看到一只厲鬼。

    “牧店主,您說為什么人人被情所困,死了化作厲鬼也要被情所困?”女鬼飄忽在半空里,唐牧北注意到它拽著樓上陽臺垂下來的繩子,在半空中憂郁的蕩著秋千。

    雖然相貌一般,但它的聲音確實好聽。

    女鬼幽幽道:“男女之事,真是怎么都參不透。”

    “那你就要這么糾纏著他?你這樣做是不對的。”唐牧北沒想到這么快就找到了正主,一本正經道。

    女鬼微微一怔,“糾纏誰?我沒糾纏過人類啊,我只是在思念情郎。”

    唐牧北:……

    “里面那個鄭子安,不是你糾纏他?”他追問道。

    “當然不是,我只是路過而已……”女鬼一臉懵逼,“他被厲鬼糾纏住啦?那我不在這兒蕩秋千了,愛糾纏異性的厲鬼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兒!我先走了,再見牧店主!”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