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厲鬼俱樂部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您老還挺有想法
    感謝書友對你無與了打賞,謝謝支持!

    他抬抬胳膊,感覺沒問題;

    踢踢腿、扭動幾下腰,既沒擰著也沒崴了,可渾身好像就是哪里不太對勁的樣子。

    唐牧北轉過身去讓熱水沖著背部,突然想起來,不會是收進身體內的那兩團陰氣有問題吧?

    霧草!

    這可是在王衡若家里,要是出了問題可就麻煩了!

    他趕忙隨手把最初收進來的那一小股陰氣拿出來看了看,狀態平穩沒什么情況;那就是剛才收的那股大的哪里不對勁。

    唐牧北小心翼翼將最后一個沒壓縮的大功德球拿出來,一團濃稠陰氣在里面緩緩流動。

    果然,問題就出在這股陰氣中!

    因為黑色濃霧里似乎有塊雜質在跟著起伏。

    陰氣里面怎么還摻入了雜質?

    唐牧北有些納悶。

    小心翼翼把手伸進去摸了好一會兒,終于從陰氣中掏出一個小玩意兒來。

    比一元硬幣稍微大一圈,圓圓的扁扁的上面還掛了個小圓環。只可惜長期泡在水中被銹跡和青苔糊的嚴嚴實實,也看不出是個什么東西。

    “難道是湖底里帶上來的?”唐牧北想起陰氣崩斷的時候似乎有悶悶的聲響。

    會不會是拽斷陰氣的時候正好勾住了這個圓環?

    難道這水鬼還有什么蹊蹺之處?

    本來就沒有實質性的陰氣,卻勾住并帶上水面一個實物。

    這很罕見啊!

    先將圓片放在一邊,等自己好好沖完熱水澡以后,他將這個小小的玩意兒放在熱水下使勁搓洗。

    華膩膩的苔蘚和銹跡終于被搓掉以后,呈現在唐牧北眼前的是個很漂亮的小蓋子。

    應該是金屬材質,因為他試著彈了一下,回音清脆響亮;上面刻著復雜的花紋,也看不出具體刻的是什么,倒是很好看的樣子。

    沖洗過后的小蓋子亮晶晶的,很討喜。

    唐牧北隨手把它揣起來,當做此次抓捕水鬼失敗的戰利品。

    正好可以掛到手機上,好看又別致。

    “飯菜準備好了,你們先吃飯。吃完了衣服鞋子應該也就烘干了,到時候我給你熨燙一下就能穿。”剛擦著頭發從浴室出來,熱情的梅姨就招呼他,“若若在餐廳等你呢,我給你煮了熱姜湯,記得先喝幾口驅驅寒。”

    “謝謝梅姨。”唐牧北禮貌道謝。

    有錢人住的住別墅就是比較爽,連餐廳都比自己睡得臥室要大得多。

    王衡若家的餐廳還擺放著一個超大超豪華歐式餐桌,配套的座椅都顯得華麗且莊嚴。

    他不得不承認,確實是被貧窮限制了想象力,如此華麗的餐桌自己長這么大就沒見識過。

    “牧店主,請坐!”王衡若見他進來拉開一張座椅,笑道:“是不是被嚇到了?哈哈,我媽超喜歡這種華麗麗的東西,所以當時裝修的時候說什么都要定制這套桌椅。別看這么一長溜二十多人都能坐下,其實平時就我自己在這兒吃飯。

    我爸媽都太忙了,天天不是在開會就是在到處飛;我奶奶最近兩年也很少下來吃飯。你隨意點哈,就當在自己家一樣。”

    桌上擺放著幾碟葷素搭配的小菜,只占據了華麗桌子的一角。

    “這是梅姨給你煮的姜湯,要趁熱喝才好!”他剛坐下,王衡若就遞過來一個精致小碗,紅糖姜湯還冒著熱氣,看起來就很暖和。

    還沒等唐牧北道謝,對面座位上的王衡若猛地站起來驚奇道:“奶奶,您今天下來吃飯呀?”

    “有客人來,我不下來怕你招待不周。”一個蒼老平淡的聲音傳來。

    唐牧北急忙站起身來,沒想到因為沒衣服暫時裹著浴袍,長帶子掛在座椅上差點把自己拽倒。

    但此時尷尬都掩蓋不住他臉上的詫異表情。

    自從洛水公子幫助引導開始修行死氣功法之后,唐牧北雖沒修煉到一品,但好歹是強化過體質的人。

    不管是體力還是耳力或全身器官的敏銳程度都比常人強上幾分。

    再加上有店主光環加持,他自認沒人或鬼能靠近兩米之內不被察覺,然而這位老太太都走進餐廳了,自己自始至終都沒發現!

    一眼掃過去,唐牧北感覺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因為王衡若的奶奶,居然是個修士!

    雖然不知道自己從來沒見過真正修行的人為什么能一眼看出來,但唐牧北此時無比肯定,這老太太不僅是名修行之人,而且已經是壽元將盡。

    “若若,你口袋里是什么東西?牛仔褲左邊口袋里。”老太太盯著孫女兒,直接問道。

    王衡若一臉茫然,伸手從口袋里掏出個折起來的小紙團便笑道:“牧店主給我的。”

    “拿人家這么貴重的東西,你謝過牧店主了嗎?”老太太語氣嚴肅,“這種靈符可不是世俗金錢能衡量的,我給你說過什么?怎么還隨意收別人的東西?”

    “那個……是我送給她的護身符。”唐牧北知道對方是修士,那老太太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奇怪,便解釋道:“只是個護身符,沒您說的那么重要。”

    老太太轉過身來微微點頭道:“牧店主好,您請坐。”

    “奶奶,您怎么知道他是牧店主?你們認識嗎?”王衡若吐吐舌頭,把小紙團放在桌上,不敢再隨意收起來。

    “我從來不在孫女兒面前回避鬼神之事。”老太太在座位上坐下,認真看著唐牧北道:“可惜我們家除了我以外,沒有一個有靈根的人。我本是個散修,沒有幫派扶持,修行之路也不順暢。如今壽元將盡,居然連牧店主上任了都不知道。

    我得謝過您出手相助若若。

    從前兩年我發現花川河里情況不對勁以后,就囑咐過她千萬別靠近河水。

    結果前幾天她身上還是籠罩了一層黑氣,可惜我的修為太差,不能給她驅逐污穢,所以只能再三叮囑她一定遠離花川河。

    現在若若身上那層黑氣消失了,這張靈符還能給她許多保護。

    不愧是景瑤城的牧店主親自出手,果然立竿見影。”

    唐牧北擺手笑笑,“舉手之勞而已,花川河里出了為非作歹的水鬼,凈化掉它本來就是我的職責。衡若還能幫上我不少忙呢,她見過那只水鬼的真實面容,只要能找到水鬼來源,抓住它凈化掉就容易多了。”

    老太太雙眼一亮,“我是一直想讓子孫后代能進這行的,若若要是能幫上您那太好了!以后只要她課程不緊能不能常去店里幫些忙?如果能有機緣成為靈媒,也比在人世間渾渾噩噩幾十載要強得多。”

    真是個思想開放的老太太啊!

    別人避之不及,這位倒愿意把自己唯一的孫女兒往厲鬼堆里推,果然世界之大什么人都有!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