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厲鬼俱樂部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攤牌
    非常感謝書友淺笑嘆息、雅夜良安打賞。新書期過后會為打賞加更噠!再次感謝!

    “牧店主您好,歡迎乘坐039號靈車。”

    只覺得眼前驟然一亮,唐牧北再看向車內的時候發現已經不是原來的科幻畫風了。

    依舊是360°全景天窗,然而沒有半點公交車外形的影子,自己站立的地方居然是馬車車廂!從正前面看過去,甚至還能看到身穿黑斗篷的馬夫趕著六匹黑色駿馬!

    霧草!這畫風……難道是維多利亞時代的馬車?

    車廂里入眼之處全都是歐式奢華風格,就連座椅安全帶都是刺繡緞帶做的。

    “上車請系好安全帶,牧店主您的車費已從月票中扣除。”售票員脫下禮帽恭敬鞠了一躬,“請問您的目的地在哪里?”

    唐牧北這才從驚愕中緩過神來,指指門外的桃娘它們道:“這三位是跟隨我出公差的,它們的車票能從月票中扣除嗎?我們要去花亭街圣景醫院。”

    “當然可以。”金發碧眼高帥管家模樣的售票員,轉身將車門處欄桿升起來,“兩只厲鬼,一位生魂,請跟隨牧店主落座。”

    售票員退下了,坐在唐牧北身邊的桃娘還一臉欣喜,“果然名不虛傳啊!很久以前就聽有見識的厲鬼說,運營的靈車中有一位帥到飛起的售票員,今日一見雖是個洋人卻果然神采奕奕!”

    “跟上一趟靈車是不是不一樣了?”無瞳盲目的“看”了好一會兒,才小聲問道:“牧店主,難不成這是主題靈車?”

    “你說的沒錯,每輛靈車都有不同的裝修主題,意在使乘客不感到無聊煩悶。”唐牧北身后突然想起低沉聲音。

    他忙回過頭,這才發現有位身穿鎧甲面目模糊的人坐在最后一排。

    見唐牧北看過來,對方一抱拳禮貌道:“原來是景瑤城牧店主,在下巡游鬼差薊官。”

    “你好。”唐牧北一時沒反應過來,從科幻風格靈車突然跳到了維多利亞時代,然后在后座居然還坐著一位古代風格的鬼差。這混搭,真真是沒誰了!

    orz再次五體投地表示對陰界的敬佩之情!

    只是不知道這位巡游鬼差是管什么的,否則林長海家的別墅問題,倒是可以請教一下。

    “巡游鬼差主管各個城市中的安全問題,在下用了三天時間將景瑤城境內巡視完畢,請牧店主放心,景瑤城主城區及下屬十三個縣并無惡鬼與煞的形成苗頭,厲鬼治安相對比較穩定。”也不知薊官是不是從面部表情猜到了他的想法,主動介紹道:“在下巡游完畢要前往下個城市,需從城郊倒車。這是在下令牌,若牧店主有任何安全方面的疑問,隨時可與我聯系。”

    說著他遞過來一張黑色令牌。

    “辛苦了。”唐牧北接過令牌一看,約么十公分見方大小,不知什么材質制成的牌子,頗有幾分古風的花紋點綴著很是漂亮。正中間刻著“薊官”兩個大字,下面一行小字:北省巡游鬼差。

    再往下一行數字,頓時讓唐牧北忍不住扶額。

    只見上面刻著:“北省安全熱線:1331331xxxx”!

    這特喵就是個名片啊!

    說話間,靈車又停下來兩次,接了幾名鬼差上來。

    只是它們多數都包裹在黑色濃霧里,看不清楚本來面目,也都不像薊官態度和善。一時間,無瞳和桃娘也不敢再吭聲;梁美娟的魂魄早就被嚇傻了連大氣都不敢出。

    “花亭街圣景醫院院內到了,請下車。開門請當心,陰界交管部門溫馨提醒:走路請注意安全,橫穿馬路請走斑馬線,為了您和您家人的幸福,請自覺遵守交通法則謝謝您的合作。歡迎您再次乘坐039號靈車。”

    前后不過幾分鐘,唐牧北的目的地就到了。

    他急著辦完劉承平的事情,所以沒要求多坐會兒;無瞳被這么多鬼差的威壓鎮的話都不敢說,更別提多坐會兒了,簡直恨不得立馬下車!

    “我到站先下車了,今天有公事要處理,下次還請薊官到店內休息。”唐牧北忙跟薊官道別。

    對方點頭應道:“好說好說,改日一定叨擾牧店主。牧店主好走。”

    “呼!終于到站了,我快被嚇死了!”眼看著靈車消失蹤影,桃娘才擦著并不存在的虛汗,撫著胸口長出一口氣,“相比之下還是咱們牧店主好,人又溫和又帥氣。哪像后面上車那幾位鬼差,一副隨時要殺鬼的氣勢,太嚇鬼了!”

    無瞳卻是一直嘿嘿傻樂,“桃花娘,以后出去吹牛沒人能比過咱倆了吧?居然跟那么多鬼差坐一輛靈車哎!托牧店主的福,我無瞳以后也是見過世面的鬼了!”

    “托我的福?那我是不是該雅你的思?”唐牧北隨手將薊官的“名片”收起來,直接向住院大樓走去,“來吧,今天晚上終于能做個了斷了。”

    剛靠近住院樓,劉承平就急急迎上來,“牧店主,這么快就有答案了?”

    估計沒鬼替它解綁,它自己搗鼓了半天才把手腳解脫出來,那堆腸子卻是打了無數個彎,一時半會兒解不開只好全拖在地上;臉上的血字已經被抹去了,不過留下滿臉血色更是滲人。

    梁美娟的魂魄一看它這幅樣子,嚇得尖叫一聲坐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娟子?你怎么來了?”劉承平一臉欣喜,“對了,肯定是牧店主找你去了對不對?那天晚上你就在附近,是不是看到什么了?快告訴我!”

    無瞳和桃娘往它面前一站,攔住了劉承平想上前的腳步。

    “牧店主把她都帶來了,自然是找到了肇事司機的具體證據,你也該把自己掌握的情況說出來了吧。”桃娘扇著扇子,一臉的蔑視,“你要是敢動什么花花心思,老娘玩兒死你!”

    唐牧北瞟了一眼差不多情緒崩潰的梁美娟,看著劉承平問道:“她說的話你總能信過吧?告訴我你說的東西放在哪,這是最后一次機會,否則我和桃娘帶她走;無瞳留下來吃了你。”

    “我……如果你騙我怎么辦?”劉承平剛想耍賴,卻是看到無瞳伸舌頭舔了舔嘴邊的哈喇子,空洞洞的眼眶“看著”自己,滿臉都是對美食的垂涎。“那……那好吧,其實我在蓮花路工行用自己身份證租了個小保險箱,鑰匙和號碼信息藏在我爸媽家里玄關柜子后面那個空開關盒里,用螺絲刀擰開開關盒就能看到了。那個保險箱是搞活動的時候辦的,一共交了三年的費用,現在還沒到期。”

    “桃娘,這邊離蓮花路不遠,麻煩你過去看看。”唐牧北示意劉承平告訴她詳細信息,等桃娘去銀行查看以后,他才招手讓梁美娟過來,“把你之前交代的再說一遍吧。”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