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厲鬼俱樂部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真相大白
    有句話叫做:自古嫦娥愛少年。

    梁美娟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女,她愛慕虛榮自然也喜歡帥哥,所以想趁著這兩年弄到手里房子車子和錢以后就踹了劉承平這個油膩的中年人,自己再去找個身家相當的帥哥結婚生子。

    因此她暗中一直有避孕措施,并不想在身體上有任何閃失。

    否則將來遇到想嫁的人,因為墮過胎這種事情耽誤了自己豈不得不償失?

    然而一想到劉承平卡里的錢,梁美娟就想來票大的!打算大筆財富到手以后,就踹了他趁自己年輕貌美找個情投意合的男朋友。

    她沒有放松對自己的保護,過了幾個月后卻是對劉承平謊稱自己懷孕了。

    與此同時,梁美娟找到已經懷孕確定是男胎的大學同學,花錢買通小診所的護士,用同學的血替換了自己的那份血液標本。沒有一絲懷疑的劉承平找門路,將這份換過的標本送去檢測。

    梁美娟知道劉承平一心想要個兒子,但從來沒想到過他會這么肯下本錢。

    檢測結果拿到手以后,他心花怒放立馬許下重金承諾,并且在桃花里別墅區給梁美娟買了套獨棟小別墅。

    此后一段時間里,梁美娟抓住機會就撒嬌要財物。

    劉承平前前后后給她買了三輛豪車,唯獨沒有轉過大筆錢財賬目。

    索要錢財的行為一直持續到案發前幾天,劉承平表示自己一直沒陪她去做過孕檢,正好完成這筆交易以后會有幾天空閑時間,他聯系了景瑤城最好的產科醫院一位主任,專門為梁美娟做檢查,順便他想在五個月以后再用b超確定一下性別。

    眼看距離劉承平安排的檢查日期臨近,梁美娟開始著急了。

    她本來就沒懷孕,血液檢查和孕檢都是找人造的假。現如今劉承平親自找的主任,只要去檢查豈不是謊言立馬被揭穿?

    一連幾天梁美娟都心不在焉,卻始終沒找到解決辦法。

    六月十二號晚上下著大雨,梁美娟開車送劉承平去交易的路上兩人再次談起孕檢。原定于三天后的檢查,因為他心急被提前到了明天。

    梁美娟頓時慌了。

    算算距離明天僅剩下短短幾個小時,該怎么才能把謊圓過去?

    等劉承平深一腳淺一腳繞過廢棄工廠看不到人影了,梁美娟思來想去打算逃跑。可即便是跑了,三居室的房子和別墅也跑不掉啊!被對方察覺自己一直在欺騙,那下場……

    將車開到公路上的梁美娟又想起平日里劉承平說過的話,他那些“道上”混的朋友,還有私下做交易的這些人,豈是自己一個女人想逃就能逃脫掉的?

    深夜里的雨越下越大,碩大的雨點在昏黃路燈下變成一條條銀亮的粗線。

    梁美娟緊緊盯著那些雨絲,又仿佛看到一根根利箭即將把自己射穿!

    如果,劉承平死了就好了!

    這樣的念頭最近在她腦海里閃過很多次,但每次都被她否定了。不管是毒殺還是其他方法,總會留下蛛絲馬跡。

    若是報警呢?她想到劉承平那個賺錢很快很多的勾當,肯定是違法的,被警.察抓住不死也能脫層皮!可幕后的那些人,真的是自己能惹的么?

    要不還是跑吧!自己開這輛車是劉承平給買的第一輛,二十來萬的普通車。自己先他一步逃回住處,然后開上最貴的那輛瑪莎拉蒂,帶上房產證之類所有能帶走的財物,然后找個地方安頓下來把那輛車賣出去,金銀珠寶包包轉賣一些,怎么也能湊夠一百來萬。過一段時間隱姓埋名再開始!

    梁美娟幾乎已經打定主意了。

    可她突然想起劉承平買房子的時候,留著自己的身份證復印件!

    他對自己太了解太清楚了,知道自己的家庭住址;在哪里上的大學;甚至平時聊天她自己說過的那些親戚朋友,劉承平全知道!即便是跑,自己能跑到哪里去?帶走了父母兄妹,能將七大姑八大姨全帶走嗎?

    腳下踩的油門突然又放松下來,車燈也關掉了。

    感覺已經走投無路的梁美娟握著方向盤開始痛哭,她以為自己假裝懷孕能騙取更多的錢,然后踹了劉承平的。可走到現在她才發現自己什么都沒計劃好,而且根本就不敢隨便甩掉劉承平,否則以他的人脈,隨時可以讓自己身敗名裂!

    就在這時候,劉承平走出來了。

    他打著傘,嘴角還帶著笑意。一步一步,從雨幕中走上公路。

    沒有機會了,僅此一次。那么,不如一起死吧!梁美娟不知道怎么會產生這樣的想法,但大腦一片空白的她再次回過神來時,只記得車子顛簸了一下,并沒有想象中的血腥和慘叫,仿佛自己碾軋過去的不過是根木頭。

    剎車,停下。

    梁美娟只在后視鏡里看了一眼案發現場。

    那柄破損的傘跌落在公路上,越下越大的雨瞬間將血色融化開、沖淡。

    停留了幾秒鐘,她踩下油門在雨幕中飛馳,越來越遠。

    從那天晚上回到家之后,梁美娟一連幾天沒敢出門。電視報紙甚至網絡上,一時間到處都是千艾路撞人逃逸事件的報道。隨后劉承平的發妻找上門來,索要他的財物;再然后,撞人逃逸的新聞被其他八卦新聞沖淡、掩蓋,最后終于消失在人們記憶里。

    除了劉承平的發妻隔三差五堵門口大鬧以外,沒人關注過自己。

    哼,那個窩囊的女人,看不住自己的老公還想奪走我的東西?想都別想!所有的房產和豪車都在我的名下,你死都別想拿到手!梁美娟總是這樣想著,一次又一次將對方關在門外,然后打電話叫保安將她轟出去。

    前幾天,那女人又來了。

    這次她沒再強硬的索要,而是蔫巴巴求自己將劉承平的東西還給她。

    梁美娟想了想,其他的早就扔的扔燒的燒,那個油膩膩的惡心家伙,自己恨不得把跟他在一起的記憶都刪除掉,怎么可能還留著跟他有關的東西?唯獨一臺智能手機,是劉承平買來還沒安裝卡使用的,里面還有些照片,梁美娟將手機找出來打發了那個女人。

    她以為風平浪靜,自己終于能跟新認識的帥男朋友過浪漫的二人世界,然而沒想到陰界居然還會來審案!

    “我現在帶你去見劉承平。你只需要將剛才說的那些復述一遍,讓他死得明白,以后就不會再來找你麻煩了。”唐牧北心里默默鄙視了一下這個沒有玩宮斗的腦子,就跑去給人當小三的梁美娟。

    不過一切終于真相大白,自己正對方便快捷的靈車大感興趣,因此決定帶它們坐靈車去醫院。

    無瞳嘆了口氣,“盯著”梁美娟道:“可惜店主大人太仁慈了,若不是他說不來找你麻煩,我還真想天天扒你家窗戶哩。你家的大落地窗好看的很,扒著應該很爽。”

    “啊?!”梁美娟下意識看看臥室窗戶,嚇得驚叫一聲,使勁往床邊躲藏。

    “行了,跟我來吧。讓我滿意一會兒會帶你回來還魂;如果不滿意,我可就不管回魂了。”看著房間里突然一閃車燈,那輛碩大的靈車已經到站了!唐牧北招呼桃娘帶上梁美娟的魂魄跟上。

    梁美娟看看床上自己的本體,生怕真的活不過來,嚇得緊跟上桃娘上了靈車。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