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厲鬼俱樂部 > 正文 第七章 真正的傳承
    唐牧北雖然靠著店主的名頭唬住兩只鬼,救下眼前這只新鬼,但馬上就要到四點鐘萬鬼隱匿的時間。若是想不出辦法把它藏起來,它很快就要化為虛無,就算大羅真仙下凡都沒辦法再讓它凝聚到一起。

    鬼死了,那可就真的死了。

    “小伙子,我怎么想不起來自己怎么忽忽悠悠就到這兒來了?”這只新鬼是個慈眉善目的老大爺,看上去有六十多歲,面龐削瘦說話也有氣無力的。

    唐牧北皺皺眉頭,他能看出來這只新鬼并不完整,也就是說他的肉體還沒徹底死亡,只是魂魄不知為什么跑出來了。如果不抓緊時間讓魂魄附回本體,那他就真的要變成鬼了。這些信息應該是傳承到的知識之一,并不需要什么技能鑒別,看一眼就明白。

    “大爺,您怎么稱呼?”唐牧北沒回答問題而是反問道,他想看看魂魄的殘缺程度。

    如果實在殘缺太高,那說明本體的狀態良好,只要能附體性命就無大礙。

    “我叫……”猶豫了好一會兒,他才嘆氣道:“人老了不中用,連名字都不記得了,我只記得我姓林。”

    唐牧北點點頭,“那就叫您林伯好了。”

    昨天晚上的傳承似乎不太完整,有好多事情都一知半解的。不過現在應該能判定,林伯的魂魄只是跑出來一小部分,快點送還回去還有救。

    關鍵問題是,時間不夠用!

    眼看就要四點了,小店里還沒開厲鬼客棧,沒有可以保護鬼魂的陣法。臨時抱佛腳的學畫陣法也完全不可能,怎么才能保住林伯這點殘魂不魂飛魄散?

    “保存殘魂的必要條件有哪些?”唐牧北皺著眉頭揪頭發,努力在記憶里尋找與之相關的傳承。

    好在林伯魂魄不全,反應也很遲鈍,呆呆站著看著他揪頭發,不時小聲問道:“疼不?你跟頭發有仇啊?再揪就變成我這樣了。”

    是的,這位林伯壓根就沒頭發。

    揪頭發得到的最后結果是,唐牧北跑進臥室翻了半天行李,最后找出一個‘貓’牌保溫杯。

    說起來這應該是自己身上最值錢的“裝備”,還是做銷售的大學同學所在公司搞活動,特意定制了一批‘貓’牌保溫杯送客戶,同學偷偷留了倆,送給唐牧北一個。這保溫杯不愧是名牌,保溫效果杠杠的,前一天倒進去的開水,二十四小時以后溫度只下降兩度,所以不管是密閉性還是保溫性都比較合適。

    “來來來,快鉆進來。”打開保溫杯,唐牧北迫不及待的指揮林伯暫時委身進去。

    林伯瞅瞅僅有十五公分高的杯體,納罕道:“你這小哥怪有意思的,我這么大個人怎么能鉆到這么小的杯子里?”

    “別浪費時間了,快點!你就想著這里面很舒服很涼快,自然就進來了。”

    唐牧北看看墻上的鐘表,已經三點五十五了,再慢一拍他就要掛了!

    “那我試試?”或許是店主光環的加成效果比較好,林伯的魂魄倒是挺聽話,不多時就化成一縷淺白色煙霧,飄進了保溫杯里,團作一團。

    “我不叫你千萬別出來啊,會死的!”唐牧北手疾眼快蓋上杯蓋立馬擰緊,然后沖進自己臥室,觀察一番將保溫杯放在床底最角落里。他現在能看出來,這個位置的陰氣最重,但愿能暫時保存住保溫杯里隔絕了溫度的魂魄。

    做完這一步,鐘表的時針已經指向四點整。

    萬鬼隱匿,大街小巷中的淡淡迷霧瞬間化為虛無,天色也透出深藍的亮光來。

    “反正也睡不著了,還不如再試試那個傳承。”唐牧北想到自己腦子里并不很清晰的傳承,有幾分不甘心,雖然被鬼叫聲折磨的太痛苦,但總得再試試。萬一又頭疼昏迷過去,就當補回籠覺了。

    男人,對自己下手必須要狠!

    打定主意后的唐牧北想都沒想再次打開電腦,然后將放在桌上的u盤插了上去。

    這次沒等雙擊點開,他就戴上了耳機。

    然而很出乎意料,刺耳的鬼叫聲并沒有出現。

    這次打開文件夾以后,耳邊就響起一個女子悠揚的清唱聲音。歌聲如泣如訴,透著那么一股凄厲悲涼詭異。

    像極了他曾經在書上看到的關于唐代鬼音唱腔的描述:不加伴音的清唱,曲調凄婉悲涼,富于變化,極盡詭異空靈之能事,模仿的亡魂哀嘆的古老樂曲。只是這鬼音聽起來撥動心弦,不但不覺得滲人反而更能體會到死亡感悟。

    隨著歌聲唱響曲調在腦中盤旋,原本漆黑的屏幕也發生了變化。

    唐牧北能清楚的看到,黑暗中緩緩出現壯烈戰爭、白骨累累;又有世人百態陰界厲鬼乃至死亡萬象。

    一頁頁或靜止或動態的畫卷,無一不充斥著殘酷的死亡。

    但在唐牧北得到的回饋中,所有的死亡都沒有悲涼,反而透露出強大的平靜安樂。時間過了許久,電腦畫面結束播放返回到文件夾頁面,他也終于悟出一個道理,死亡,并不是結束,而是輪回的起源。

    桃娘并不明了,店主存在的意義并不是維穩。

    店主最重要的責任,就是將不甘心死去而化作的厲鬼心中那些戾氣化解掉,讓充斥在人世間卻來自于陰界的貪、嗔、癡、怨,全部隨著厲鬼的釋然消散掉,否則被這些陰森黑氣熏染的久了,人類本身也會產生異變。

    或得絕癥;或心理變得陰暗;或受影響也專注于罪惡的貪嗔癡怨。

    所以店主其實是在維持陰陽界和平共處的大體環境下,讓自己所負責的區域負面情緒減少,盡可能的超度亡靈。

    靜坐了兩個小時,唐牧北才將大腦中的訊息消化一部分,剩余部分暫時歸類,等用到的時候再去仔細回憶。

    早上七點鐘,陽光正好美好的一天拉開帷幕。

    唐牧北伸個懶腰去衛生間洗漱,接下來他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尋找林伯的本體。

    想找到一個素不相識,沒有姓名沒有照片也沒有詳細訊息的人,絕不是件容易事。即便景瑤城并不算太大,但在茫茫人海中尋找,必須要花很多時間才行。

    它可是唐牧北親手救下的第一只鬼,他并不希望林伯的殘魂會魂飛魄散;更不希望它會變成完整的魂魄,那就預示著在這個城市的某個角落,有條鮮活的生命死去了,有人失去了他本不該逝去的親人。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