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妖魔三國 > 正文 8.離開皇宮
    何皇后離開劉辯的東宮就直接去見了皇帝劉宏。劉辯不知道她跟皇帝說了什么,下午的時候他就收到了皇帝劉宏的口信,同意他出去開府了。

    不過太子府還需要修整三天,劉辯想要離開皇宮那就還要再等三天了。其實說是修整,不過是打掃罷了,洛陽城中有皇家的宅院,劉宏特意賞賜給了劉辯一座,然后命人前去打掃和掛匾了。

    劉辯聽了口信之后,心里不由得一陣激動。“哈哈!三國的賢臣猛將們,老子終于要出去了!為了對抗董卓和呂布,我要盡快收攏一批人才行!”

    轉眼間過去了兩天,期間劍圣王越來了一趟,檢查了劉辯的直刺動作后,又讓他加練了一招劈砍。看著劉辯練習了幾遍,徹底掌握好了,王越便離開了皇宮。臨走時,劉辯開口道:”師父弟子過兩天就要搬到宮外居住了。到時候在府中給您留一個院子好了。主要我還在您就可以一直住在那邊。”

    王越聽了點點頭道:“如此安排到也可以。那去你那邊小住幾日好了。”

    “好的師父,就這么說定了。”劉辯聽到王越要去,頓時喜上眉梢。他早就打算將王越籠絡住了,看到王越答應了心里別提多高興了。剛送走王越,由內侍來傳召,皇帝要見他。

    劉辯即可跟著內侍前往皇帝的寢宮,來到了這邊。他發現自己的皇帝老子看似滿面紅光,可臉上隱隱的有一股青色籠罩,劉辯看到這里不由得一皺眉,上前行禮過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問道:“父皇,你的傷……”

    劉辯還沒說完,就見劉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識趣的趕緊閉嘴。這個時候只見劉宏一擺手道:“這邊不用伺候了,你們都下去吧!”

    他說完了,殿里的內侍和宮女全都退了出去。眼見著人都走了,劉宏這才嘆了口氣道:“我兒,你險些壞了朕的大事。不過算了,朕的傷自己清楚,你就不必操心了。你的太子府我給你修整好了,過了明日你就搬去好了。”說到這里劉宏停住看著劉辯半晌,嘆了口氣道:“生在皇家是幸事,可以是不幸的。有些事你始終都要面對,只不過現在提前了罷了,一出皇宮我兒你就將陷入各種困境之中,切記守住本心,莫要失了皇家的尊嚴。”

    “是,父皇!”劉辯算然不知道劉宏指的是什么,但他卻毫不猶豫的答應道。劉宏聽了點了點頭,然后對著一旁說道:“出來吧!我兒就交給你了,務必要把他守好!”

    隨著劉宏話音落下,一道人影出現在兩人的面前,只見他單膝跪地道:“陛下放心,我必用生命守護太子殿下。”

    劉宏聽罷非常滿意,抬手示意他起來,然后給劉辯介紹道:“此人叫做劉智,乃是為父手中的絕密力量之一。他有大宗師的修為,像他這樣的人我這里還有四人。有他跟著你我也能放心一些,出了皇宮切記萬事小心啊!”這個時候劉宏不再是皇帝,他就跟平常的父我有什么兩樣,拉著劉辯的手絮絮叨叨的說了半天。

    劉辯卻并不覺得難熬,一直陪著劉宏聊到了天黑,這才起身離開。劉宏看到劉辯離開之后,又是一陣的咳嗽。他顫抖著從懷里拿出一個瓷瓶來,從里面倒出一顆藍色的丹藥。

    凝視著這顆丹藥劉宏嘴角不由得一抽,若非萬不得已他實在不愿意用這顆丹藥,這是救命之物卻也含有劇毒。自己的傷勢已經壓制不住了,唯有這丹藥才能盜來兩三年的壽命。至于等到那時,毒已入骨髓就是神仙也難救了。

    因為緊張劉宏拿著丹藥的手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可卻還是一點點的把手移到了嘴邊,然后張開口將那丹藥吞了下去。

    丹藥入口即化,接著只聽的劉宏肚子里咕嚕嚕響個不停,接著一股翻江倒海的疼痛從腹中傳來,劉宏被疼的頭上熱汗之冒,不等他用手去擦,突然一股腥臭的酸水從肚子里翻騰了出來。劉宏顧不得其他,剛一張嘴一口黑血就噴在了地上。

    “刺啦!”一聲響!劉宏看到黑血到了都上立刻升起了一股白煙,接著地面上被那口黑血弄出來了一個深坑來。由此可見他體內的毒是何等的霸道。

    不說皇帝劉宏如何盜命,單說劉辯帶著劉智回到了東宮,只是這一路上竟然把無人出來攔截劉智,這讓劉辯心里不由得一陣嘀咕,看來自己的便宜父皇手里的秘密還真的不少呢。

    到了東宮劉智快速的消失了,劉辯也不以為意,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寢宮。貍雯還沒有離開,看到劉辯回來立刻就會是上前問道:“喂,是不是可以離開這里了?”

    “你很想離開嗎?”

    “想啊!這里大宗師太多了,我在這里干什么都戰戰兢兢的。”貍雯好不客氣的說道。“這幾天見的大宗師比我過去一年見的都多了。”

    “是啊!這里的大宗師還真多呢!”劉辯附和著說道,但他的思緒卻不由自主的票到別的地方去了。

    又過了一天,終于要到了離開的時候了,劉辯去了一趟何皇后的正宮,何皇后寫了一封信讓他帶出去交給她的兄長大將軍何進。劉辯不用猜就知道,這信里一定寫著讓何進好好的照顧劉辯什么的。

    劉辯接過信放好,然后與何皇后閑談了一會這才離開。臨走的時候不但把春桃帶走了,還帶走了一個秋香。

    第二天,無人與他送行,劉辯帶著貍雯、春桃和秋香以及幾個他挑選的內侍,悄悄地離開了皇宮,來到了自己的太子府上。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