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妖魔三國 > 正文 7.劉辯欲開府
    劉辯在寢宮里藏了一個宮女,這可不是一件小事。要知道皇宮里的女人,名義上那可都是皇帝陛下的,更何況是宮女了。劉辯若真的私藏宮女,豈不是成了跟自己的老子搶女人了。

    再加上劉辯剛剛十歲出頭,如今還沒長成大人、此時若破身那可不得了。思前想后,春桃拿不定主意,所以悄悄的把這事就告訴了何皇后。

    何皇后是劉辯的生母,只是最近忙著鞏固境界,所以沒功夫管劉辯的事。當聽到春桃的稟報后,她不由得柳眉一皺自語道:“這還真是劉家的種,這么小就懂男女之事了?”

    說完了,她自己撲哧一下樂了,“也罷,哀家倒想看看是什么人將我皇兒迷的神魂顛倒了。來人保駕東宮。”

    何皇后乃是后宮之主,除了皇帝和董太后之外,在這后宮中她是最大的。所以她要去東宮,自然是暢通無阻了。就這樣來到了東宮之中,何皇后那也沒去就直接推開了寢宮的大門,把貍雯正堵在了劉辯的寢宮中。

    “嘖嘖!”何皇后看著身穿著宮女衣衫的貍雯咂嘴道:“果然是個美人坯子,難怪能把哀家的我皇兒給迷住了。”

    貍雯:……

    要擱在以前,貍雯早就拍屁股走人了。可是現在她不行,面對何皇后她從心底感到了一陣無力。這女人居然是大宗師強者,還是劉辯的生母。最關鍵的是何皇后還好,跟在她身后的那個中年婦人更是恐怖,她的境界比何皇后還要高,而且一進到殿中就用氣機將自己給鎖定了,自己只要敢亂動絕對會被她擊斃在當場。面對如此局面貍雯如何能不怕。曾幾何時武圣不出大宗師都是開宗立派的頂級強者,他們部落里也只有他的父親和大祭司是大宗師而已。沒想到平日難得一見的大宗師竟然一次就讓她看見了兩個,試問她如何能不怕!

    值得慶幸的是,她身上有一見異寶可以掩蓋身上的妖氣,否則要被她們覺察到自己是妖,今日就別想活了。

    “怎么見到哀家你都不行禮嗎?入宮的時候是哪個嬤嬤教的你,怎么這么不懂規矩啊?”何皇后看到貍雯呆立在哪里頓時不喜,開口訓斥道。

    貍雯不敢有絲毫不滿,立刻躬身施禮道:“皇后娘娘恕罪,娘娘突然駕臨奴婢惶恐。”

    何皇后徑直越過貍雯坐在了主位上,然后這才淡淡的說道:“嗯。起來吧!恕你無罪了。跟哀家說說你是哪里人士?入宮幾年了?張的這般俊俏為何以前不曾見過,在這之前你都在那個宮里呆過啊?”

    一連三問問的貍雯目瞪口呆,她完全不知該如何回答。正在這時劉辯回來了,他此時正在后院練劍,聽聞何皇后來到了自己的東宮,劉辯知道要遭,于是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結果正趕上何皇后在盤問貍雯。

    劉辯快步上前道:“母后您出關了?孩兒給母后請安了!”

    “嗯!我兒這幾日開始練劍了?果然身體強壯了不少。來,到母后身邊來,讓哀家好好看看你。”何皇后見到劉辯頓時不在盤問貍雯,而是欣喜的對劉辯招手讓他到自己身邊來。

    劉辯沒有猶豫立刻就走了過去,手背在身后對著貍雯做了一個快走的手勢。貍雯猶豫了一下沒敢動,因為那個中年婦人一直還在鎖定著自己。劉辯此時還不是武者,所以感受不到武者的氣機。看自己的手勢沒起作用,頓時在心里暗罵道:“蠢女人!”

    何皇后等到劉辯走過來,她一把就把劉辯拽到了懷里,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看了一翻,然后笑道:“真是哀家的小猴子,你說說你怎么轉性了?莫不是這個小浪蹄子讓那開竅了?你們老劉家都是風流種,你父皇是,你也是,才多大啊就會金屋藏嬌了?”

    劉辯聽了何皇后的話頓時哭笑起來,他知道自己這母后一準的誤會了。可是,他也不方便解釋啊!難道要跟自己的母后說:貍雯是只貓妖不成?

    苦笑了一下,劉辯開口道:“果然瞞不過母后的慧眼,不過孩兒有分寸的。對了,母后正好你出關了,孩兒有一事想請母后恩準。”

    “哦,我兒有何事,且說來聽聽。”何皇后聽了劉辯的話頓時非常意外,于是開口讓劉辯繼續說。

    “是這樣的,母后孩兒想從皇宮里搬出去……”

    “不行!我兒是太子!如何能不住在東宮,這事哀家絕不答應。”劉辯還沒說完何皇后一擺手打斷他的話頭說道。

    “母后,你且聽我說完,再反對不遲。”劉辯繼續苦笑著說道。何皇后聽了不由得看了自己的兒子一眼,這小猴子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樣了,以前自己要是開口他斷然不敢再說什么的,難道是長大了嗎?

    想到這里何皇后眼中多了一些不明的色彩,她不再說話示意劉辯繼續。劉辯輕咳了一下接著說道:“正如母后所言,我乃是太子,待到父皇百年后,我是要繼承著江山的。可如今我被困在這深宮之中,就如同眼瞎耳聾一般,對于外界的一切全然不知。這樣如何才能當好太子啊!所以我想著搬出皇宮去,自己開府也招攬一些手下,就當是為以后做個準備不是。”

    劉辯的話讓何皇后不由得有些意動,劉辯察言觀色看到何皇后面露深思狀,于是趁熱打鐵道:“母后可是擔心孩兒在宮外受人欺負?不是還有舅父大人在嗎?到時候我去拜見舅父大人,讓他派些賢臣猛將來保護我好了!”

    最后這句話瞬間打動了何皇后,她心想:是啊!自己的兒子也不小了,總在宮中接觸不到朝中的大臣,不如放他出去。好歹外面還有兄長照顧他呢!在這洛陽城里,何人敢對他不利啊!

    想到這里何皇后點了點頭道:“我兒你這是打定主意了嗎?你要明白出了皇宮,要是再想回來就唯有等那個時候了。”

    何皇后如此一說,劉辯頓時身子一震。他一臉正色的回道:“孩兒明白,請母后放心便是!”

    “也罷,既然你主意已定,那我也不再攔你,我一會就去見你父皇,這事就先這么定了吧!”說著她起身往外走去,路過貍雯身邊時,看似無意的隨口說道:“你呢!好好服侍太子,要是膽敢三心二意,哀家必然不會放過你的!”說完也不等貍雯答應,帶著蘇嬤嬤和兩個宮女一起走了。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