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妖魔三國 > 正文 第7章 6.藏妖
    劉辯趕到了匕首上散發出來的寒氣,頓時打了一個寒戰。抬眼看著貍雯劉辯淡淡的說道:“你隨我敢動手嗎?不敢就老實一點!”

    說著他抬手就將香貍雯架在他脖子上的匕首撥開,貍雯臉色一變她并非是要殺劉辯,只是打算拿住他當人質而已。眼見他要把匕首推開,貍雯緊咬牙關,手臂僵持了一下,讓劉辯第一下沒有將匕首推開。

    就在他們僵持的時候,牽動了貍雯的傷勢,嘴角一抽,她用另一只手捂在胸口大口喘起粗氣來。劉辯趁著這個機會再度發力,終于成功的把那把匕首給推開了。

    “你……”

    “你什么你?你的傷不想治了嘛?”一邊說著劉辯把懷里的瓷瓶掏出來,打開蓋子從里面倒出一粒丹藥來。看到丹藥貍雯的目光頓時就被吸引了過去。

    “這是給我的?”貍雯看著這顆淡紅色的丹藥,咽了口吐沫小心的問道。

    “啪!”劉辯把手一攥,把丹藥攥在了手心里,然后他冷冷的看著貍雯說道:“本來是想給你的,不過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對于你這種忘恩負義的人,哦不,是妖來說,還是讓你自生自滅好了!”

    貍雯的目光雖然被劉辯的手給擋住了,但她卻依舊死死的盯著那邊,好像生怕那丹藥跑走一樣。這會聽到了劉辯的話,她頓時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接著貍雯臉色一暗,緊咬著嘴唇不知如何是好了。

    劉辯在心里暗笑了一聲,仔細的打量了貍雯一會才接著說道:“你的傷用這丹藥一粒怕是不夠吧?”

    貍雯本來已經都快放棄了,聽到劉辯的話她的心里頓時又升起了希望來。于是她拼命的點頭道:“一粒肯定不夠,最少也要五粒才行。”一邊是說著一邊伸出左手比劃了起來。

    劉辯又是冷哼一聲把那丹藥扔給了貍雯,開口說話:“這次就算了,下次要是你再敢對我出手,我絕對不會對你客氣的。”

    “嗯嗯,你都幫我找來了丹藥,我絕對不會對你出手的。”貍雯說完迫不及待的把丹藥吞進了肚里。劉辯看她把丹藥服下了,這才坐在床邊上開口道:“行了,吃完了躺好,我還有事要問你。”

    貍雯不敢反駁,老老實實的坐在了床上,劉辯沒有客氣直接問我了妖族的情況,以及她的身份。早在一開始劉辯就開始懷疑她了,剛才那把匕首也是,看在那匕首也不見了,不知道被她藏到哪里去了。

    貍雯服下丹藥只覺得一股熱流在身體里竄動,剛才被掌力擊傷的五臟六腑在這股熱力的流動中竟然好了一些。“這是什么丹藥,效果很好的咧!”貍雯猶豫了一下還是仍不住問道。

    “小還丹!”劉辯淡淡的說了一聲,然后就開始問她關于妖族的問題了。通過盤問、劉辯終于知道這個貍雯的身份很不簡單,她是貓族部落的族長的女兒,據她所說他們部落就在北方的梁州之外。根據她的描述劉辯大概了解到所謂的梁州應該是后世所說的并州和幽州的結合體。

    他們在梁州之外,那里是一片草原除了妖族還有匈奴人。妖族為了生存經常是多種妖聚合在一起,就拿貓族來說他們那里還有狐族的一部分人。貍雯這次出來就是來找她的狐族好友的,據說那狐族的人就在這深宮之中。

    了解完了這些事,劉辯沒有再為難她,不過吩咐她不能踏出這座宮殿一步。否則她的死活自己就管不了了。貍雯雖然有些天真但她一點也不傻,知道劉辯這是為了自己好于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現在夜已深了,劉辯的宮殿里只有一張床,如何睡覺成了一個問題了。貍雯看到劉辯直接上床了,頓時有些傻眼。她焦急的說道:“你要干什么嗎?”

    “干什么?”劉辯沒好氣的瞥了她一眼,然后開口道:“上床能干什么?當然是睡覺了!怎么你還有別的事嗎?”

    “你……我……你要跟我睡一起嗎?”

    “廢話,這就一張床,要不你去地下睡去!”劉辯說著把被子一掀直接鉆了進去。貍雯猶豫不定的看著劉辯,似乎想要把他看透一樣。就這樣過了一會,在貍雯覺得好像過了一年那么慢,眼見這劉辯并沒有什么過激的舉動,閉著眼睛好似睡著了一樣。

    貍雯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合衣躺在了他的旁邊,可是卻怎么也睡不著了。長這么大她是第一次和一個異性同床共枕,而且還是一個人類。從小他被灌輸的思想就是人類都是壞的,他們已殺妖為樂,但凡落在人類手中的妖族過的都十分凄慘,在九州之內尤為突出。

    可她今天發現,人類中還是有異類的,比如眼前的這個人,他對妖并沒什么偏見,甚至還愿意去幫助自己,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打著別的什么主意………想著想著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劉辯睜開眼發現貍雯像一個八抓魚似的,抱著自己的一只胳膊睡的正香,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手臂從貍雯的懷抱中抽出來。抻過被子給她蓋好,劉辯轉身離開了。這時間春桃已經起來了,自己要是再不出去怕是她就會闖進來叫自己起床了。

    果然劉辯一打開門就看到春桃抬起手剛要敲門的樣子。“太子殿下你醒了,我來服侍你洗漱。”春桃看到劉辯笑著說道。劉辯一擺手道:“我自己來好了,春桃你去幫我準備早飯,多備一人份的。我今日有些餓了,要多吃一些。”

    春桃應了一聲下去準備早飯了,劉辯趁這個機會趕緊洗漱完畢然后再院中練起劍來。一連兩天,劍圣王越都沒有來,新的劍術還沒有學,所以劉辯一直在練最基礎的直刺。

    這兩天劉辯總是有意無意的支開春桃,更不讓她進入自己的寢宮里面,這不由得讓那個春桃產生了懷疑。再加上無意間她發現劉辯拿了一件宮女的衣服進入了寢宮,所以她懷疑劉辯是藏了一個宮女在寢宮里了。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