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妖魔三國 > 正文 4.深宮妖影
    劉宏和劉辯密談了一個時辰這才把他放走,出了大殿劉辯心情變得極其復雜。他原本以為自己的這個皇帝老子不過是一個只會撈錢的紈绔罷了,卻沒想到他竟然是為了修復九州封印。當然了他知道劉宏并沒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這中間肯定還有別的牽扯,就比如他是怎么受得傷,他就一直沒提過一句。

    晃了晃有些發暈的腦袋,劉辯舉步往自己的宮殿走去。這皇宮中就是麻煩,要趕快找個機會搬出去才是。一邊想著劉辯低頭往前走去,兩個內侍在他身前打著燈籠給他照亮,這個時候忽然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道黑影在墻邊掠過。劉辯猛的扭頭看去,只見一道黑影順著墻邊飛上了樹梢。他嚇了一跳立馬出聲叫道:“什么人?”一聲叫喊驚動了前面的兩個內侍,他們一起回頭看向劉辯。

    “太子殿下出什么事了?”其中一個內侍開口問道。

    “我看到那棵樹上有人!”劉辯用手指著一顆靠墻的大樹說道。

    兩個內侍聽了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舉著燈籠往樹下走去。劉辯跟在他們身后暗自戒備,他隨時做好準備出手,從剛才那道黑影的速度來看,絕對不是一般人。當然了一般人也不可能進入守衛森嚴的皇宮了。

    這兩個人內侍也是一臉的緊張,他們兩個也有功夫在身,一個是武士三階,一個是武士四階。但是面對這種敢夜闖皇宮的人,二人沖上去也是送死的。可這個時候他們不上難道讓劉辯上嗎?

    懷著忐忑的心情,兩人跳著燈籠照了半天發現樹上沒有人。看到這個結果兩人沒來由的同時松了口氣,一起轉過頭來對劉辯道:“太子殿下,樹上沒人!您剛才是看錯了吧?”

    “沒人嗎?”劉辯眉頭皺了一下隨即舒展開道,“那算了,快點送我回宮好了!”

    “誒,您這邊走!注意腳下!”兩個內侍看到劉辯沒在堅持,頓時屁顛屁顛的過來給他引路了。三人就這樣逐漸走遠,在他們走后兩個人影從暗處轉了出來其中一人正是劉辯見過一面的張讓。

    “大哥,太子的警覺性不錯啊!可惜了,他那個屠戶舅舅跟黨人走得太近了,又執意與我們兄弟為敵。真是可惜了……”

    “別廢話了,畢嵐剛才那個是人是妖?”張讓不等畢嵐說完出聲打斷他道。畢嵐仰起頭對著大樹嗅了嗅,然后回身對張讓道:“大哥,有妖味,但好像是個雜種!她身上的妖氣比我們找來那只差遠了。誰能想到那只狐妖居然有膽給陛下下毒,大哥你說她的毒藥是藏在身體里帶進來的嗎?那我們豈不是成了她的幫兇了?”

    “閉嘴!狐妖已死,這事跟我們沒有絲毫關系你給我記住了!若是讓我聽到了什么風言風語你就別想活了!”張讓說完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接著說道,“還有今天這個我不管她是什么?既然她敢來皇宮那就不要走了!我現在要去陛下那邊伺候了,這事不要假別人的手,需你親自辦妥!”張讓說完畢嵐不敢再廢話立刻點頭應是,張讓看他答應了也不再停留身子融進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見了。

    畢嵐看著張讓消失,臉上露出了一絲獰笑來,嘴里嘀咕道:“貓捉老鼠啊,還真是好久沒玩了呢!嘿嘿~”接著他提起鼻子對著天空嗅了嗅,身子一動直接飛身上樹,然后奔著一個方向追了過去。

    劉辯回到自己的宮中,春桃立刻迎了過來。劉辯對她點了點頭,然后在她的服飾下換下了外衣。春桃把茶水給劉辯斟好了,然后拿著他的換下的衣服退出去了。這些衣服雖然只穿了一下,但還是需要洗凈香薰。這些事都是春桃在安排的。

    劉辯從桌上拿起一卷書來,卻并沒有打開,他還在想著皇帝老子劉宏跟他說過的話。從九州封印到人皇劍,再到妖魔……這一切的一切讓劉辯覺得既陌生又熟悉。“也不知道接下來的發展跟三國演義上一樣不一樣!看這架勢父皇應該能活得長一些吧?那樣的話,董卓會不會就不來了?”

    對了,剛才那黑影是什么人啊?他居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潛進了皇宮中,也不知道他是來做什么的?想到這里劉辯不由得嘆了口氣,自己的境界實在是太低了,這些事情都管不了了。當務之急還是快點把自身的境界提上去,劍術也要快點練好了才行。

    想到劍術,劉辯頓時有些牙疼了,這右胳膊現在還沒恢復呢?也不知道明天影不影響練劍啊!算了,還是先看書吧!一邊想著劉辯把書打開,仔細的讀了起來。

    時間過了一會,忽然他聽到了窗戶那邊好像有動靜,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只見窗戶被人從外打開了,接著一個黑衣人從外面滾了進來。這人已經身受重傷了,翻過窗戶后他便暈倒在了地上。

    劉辯起身快步來到近前,他怔怔地看著腳下的黑衣人,這個不會就是剛才那個黑影吧?一邊想著他伸手一把將那黑衣人的面罩揭了下來。面罩后面露出了一張美麗的面孔。劉辯兩世為人他也算見過不少美女了,可跟著張面孔比起來,全都遜色了不少。

    看著胸這么平,沒想到是個女人!劉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我是應該救她呢?還是應該救她呢?……

    當然要救了,她要死了我就不知道她是來干什么的了。劉辯終于給自己找了一個好理由,于是他俯下身將那黑衣人搬到了自己的床上。然后找了一根繩子將她的雙手和雙腳都綁了起來。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