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妖魔三國 > 正文 2.拜師王越
    劉辯聽到身后的對話,收了拳勢轉過身一眼就看到了宋典。看到他劉辯不由得一翻白眼,自己重生這幾天見的最多的就是這位常侍了,皇宮之中常侍不少,而宋典是專門負責自己這片宮殿的。劉辯對他印象就是一個笑面虎。

    眼光掠過宋典,他身旁的那個老者引起了劉辯很大的興趣。此人看上去平淡無奇的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氣勢,再加上他乃是由中常侍宋典親自陪著來到這里的,這讓劉辯對此人的身份越發好奇了。

    看到劉辯收招,宋典帶著老者來到了劉辯身前,他對著劉辯行禮道:“見過太子殿下,老奴給您見禮了!”劉辯沖他點了點頭道:“宋常侍,你最近來的很勤啊!都讓我有些受寵若驚了!”

    不怪劉辯這么說話,這幾天宋典確實來的太勤了,幾乎每天都會過來看看。蓋因為宋典他聽說一向懶散的太子劉辯居然主動開始練功了,這讓他很是納悶,一個人的性格豈能說變就變?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或者被某些人威脅?蠱惑?總之為了搞清楚真實的狀況,他不但親自來看過,還吩咐了他的幾個干兒子讓他們盯緊了劉辯的宮殿,也包括這宮殿里的所有人。

    聽到劉辯如此不客氣的說話,宋典滿臉堆笑,他臉上的五官都快皺在一起去了。“太子殿下,老奴這不也是為了您的身體著想嗎?誒呀!您看我這記性,這位就是陛下給您請來的劍術老師,劍圣王越!”

    聽了宋典的介紹劉辯一驚,沒想到真的是他。圣字可不是誰都能用的。大宗師之上就是武圣,只有到了這個境界才可在名號說加上圣字。如此看來這王越肯定已經成就圣位了。

    想到這里劉辯立刻上前道:“不想是劍圣方面,小子有禮了!”王越看到劉辯如此知禮頓時心中大為高興,他身旁的宋典卻在心底暗自嘀咕:性格確實變了,以前太子見了生人都不大敢說話的,更別說是劍圣方面了。可這是為什么呢?難道是他自己想通了?

    “太子殿下不必多禮,皇帝陛下請我來做你的劍術老師,本來我是不想來的。可是皇帝陛下給了我一個不能拒絕的理由,所以我來了。今日我見了殿下你之后,有些慶幸當時沒有拒絕皇帝陛下了,你是一個天生的劍手。”王越笑著對劉辯說道。他的話不但讓劉辯震驚,連一旁的宋典也被震到了。他怎么也不相信僅憑一面這王越就看出來劉辯是天生的劍手?

    劉辯也愣在那邊,不知該如何接下去了。我是天生劍手?這王越不會是故意拍馬屁的吧?就在劉辯極力思考王越的用意時,王越有開口了。

    “太子殿下,你可愿拜我為師?我說的不是劍術老師,而是做我的親傳弟子。”王越還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他竟然讓當朝太子拜他為師?太子怎么可能同意啊?宋典在一旁聽了心里一陣的鄙夷。

    “我愿意!師父在上請受劉辯一拜!”劉辯說著就要躬身去給王越行大禮。在劉辯看來這還真是瞌睡著有人送枕頭,他正愁著自己沒有靠山對付不了董卓和呂布,如今拜了劍圣為師,到時候相信他不會不顧自己的。

    “什么?!”宋典大驚失色,他顧不得其他急忙開口道:“太子殿下三思啊!”

    “嗯?”劉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隨后笑道:“我能拜劍圣為師,相信父皇也會支持的!宋常侍不必再勸了。”說完他不顧宋典反對對著王越就拜了下去。

    禮畢王越哈哈大笑的將劉辯扶了起來,一旁的宋典看到即成事實也很無奈,嘆了口氣告辭去向皇帝稟報了。王越和劉辯二人均沒在意,拜師之后王越便真的把劉辯當成了自己的徒弟。開始教授他如何用劍。而劉辯畢竟兩世為人,雖說以前沒練過劍但是他的接受能力很強,對于王越教的東西很快就領會了。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一個時辰就過去了,劉辯甩了甩痛脹的手臂,扭頭有些幽怨的看著王越道:“師父差不多了吧?我的胳膊都快抬不起來了!”

    “嗯?差的遠了!你的身體實在是太差了,從今日起每日需練劍兩個時辰,其他的招式先不用練,你就練這一招刺就行。記住出招的時候一定要又快又穩。”王越看了看劉辯吩咐道。

    劉辯點頭應下,這才換得了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趁著休息劉辯終于問出了這幾天積攢在心底的問題。“師父,弟子想知道如今外面怎么樣了?我聽說有人造反了?”

    王越看了看自己新收的徒弟,開口道:“是有人造反了,不過已經被你父皇派人鎮壓下去了。”

    “是嗎?”劉辯心思急轉,黃巾之亂結束了,那接下來是不是自己的皇帝老子就該斃命了?“師父,我想聽聽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的?你給我講講吧?”

    “外面啊!那是一個很大的世界!上古時期有一強者名為大禹………我們所處的洛陽就隸屬雍州,這次的黃巾之亂則是從冀州開始的。……”隨著王越的講解,劉辯對于外面的世界又有了新的認識,這些不同于書上看到了,更具體更直接了。

    休息過后,劉辯又開始練劍一直到了午時。王越拒絕了劉辯一起用飯的邀請,直接里開了皇宮。他走之后劉辯直接叫來了春桃,然后讓她喂自己吃飯。因為他的右手此時已經完全抬不起來了。

    到了晚上,劉辯飯后正在院里練劍,有內侍忽然來到劉辯的宮殿傳召,皇帝劉宏要見他。劉辯結果一旁伺候的內侍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頭上的汗,然后把毛巾和寶劍都交給了這個內侍,然后跟著傳召的這人一起奔著皇帝的寢宮而去。

    “這位公公以前沒見過啊?你叫什么啊?”劉辯一邊走一邊開口問道。

    “回太子殿下,小人名叫黃浩,是新近調來伺候陛下的。”黃浩笑著回應道。劉辯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二人就這樣悶頭又走了一段距離,終于來到了皇帝的寢宮之外。劉辯突然心里有些緊張,自己這穿越來了好幾天了終于要見到自己的父皇了!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