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魔法與萬象卡牌系統 > 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 勝利女神在微笑
    露娜射死了包括半獸人魯茲等白銀階的灰獸人七個,青銅階她是懶得出手的,一般都是為了救人。 .她覺得那些丑陋的灰獸人甚至配不上自己的箭。(她的箭都是帶有雕刻花紋的,最便宜的都是八銀鹿一支。惹不起~)

    小金歷斬/砸斷的下身大概有十七八個,包括一位白銀下位的灰獸人勇士。那個倒了霉的遭受了一擊矮人碎蛋斬……小金歷總于覺得自己的個頭不是什么大問題!就算你個子再高,我一錘碎蛋你也得跪下!

    肥羅在弗萊迪搶走了那枚骷髏頭之后,就又成了高貴的法術炮臺了。被他炸斷的攻城長梯超過了三十條。配合是不是丟出去的范圍煉金藥劑,灰獸人往往都是一片一片的倒。法爺在戰場的輸出能力得到了印證。

    一直站在高處俯視戰場的軍師郭嘉,也隨手甩了幾個軍師技。都是那種和風細雨不起眼,但是作用不小的。他是為了混點經驗……郭嘉一向覺得,如果一個軍師需要使用軍師技,那說明這個軍師不稱職。

    像是野蠻人奧尼爾、殺毒軟件八兄弟、紅胡子等人,也都在守城之戰中表現亮眼。

    他們也不是沒有遇到過危險,不過他們本身的實力就比士兵強很多,再加上身邊有可靠的兄弟,還有著一些壓箱底的卡牌保命,所以都沒有受到太重的傷勢。

    甚至紅胡子那個小舅子滑稽大漢,還幫助安德烈控制了那只巨大的奧羅格一下。

    那奧羅格諾斯寇畢竟是黃金巔峰的實力,而且是那種有點狂戰士的職業,他身上的傷勢越是重,自身的實力就會越強。安德烈剛剛進入黃金,雖然仗著手中寶劍與之周旋,但是卻有點奈何不得。等那諾斯寇爆發了怒氣之后,就有點招架不住了。

    當時有點憨傻的滑稽大漢(要烤獅鷲蛋的那個),在別人都離的遠遠的時候,居然抽冷子暗算了黃金階的諾斯寇!

    滑稽大漢使用了一張藍色精良級的魔法卡,叫做“糊你熊臉”。

    這是夏洛制卡練手時產生的“廢品”。本來夏洛想要制作一張強效酸液噴涌,結果材料卡用的不太對,制成了強效膠水噴濺!

    你要說它沒用吧,還挺有用的。尤其是那膠水非常黏,居然被系統評為精良級卡牌。但是本來要制作一張范圍性的殺傷魔法卡,居然變成了一張單體控制卡,這就是失敗了呀。

    夏洛隨手復制了一張,丟到了插卡機商城中,沒想到被這滑稽大漢給得到了。要知道,夏洛放出的卡牌都是限量版的,這“糊你熊臉”更是只有一張。

    可能這就是所謂的傻人有傻福吧!

    忽然被一大盆強力膠水噴到了臉上,諾斯寇下意識的就拿手去抹,然后手就粘到臉上了……

    本來那個時候安德烈已經支持不下去了,阿爾托莉亞都準備接手戰斗了。

    但是這么一耽擱,等諾斯寇硬把臉上的膠水帶著一臉的毛揪下來時,安德烈已經重整旗鼓了!

    因為屬性平衡,所以韌性好,居然和諾斯寇開始了第二回合……

    此戰之后,插卡機附帶的卡牌大行其道。好些老兵都在打聽那些奇妙能力的來源……

    不過那都是后話了。

    ……

    當時夏洛下令隨從們全力進攻,形勢頓時就是一個大反轉。

    那個灰獸人鬼畜牧師觸發神術,治好了身上的重傷,結果州長隨手拔出了后腰的巨大左輪毀滅公爵。“砰”的一槍給那鬼畜牧師的腦袋轟成了渣!

    甚至還有一個灰獸人要偷襲州長,被州長隨手揮動毀滅公爵,把腦袋給砸扁了!這槍太重了,沒子彈的時候就是一個形狀古怪的短柄手錘啊!

    而那個專攻邪法傷天害理的老巫醫,被愛麗絲釘在地上之后,還想要自救。結果大把的陰影毒蛇竄了出了,狂咬老巫醫!

    接著愛麗絲直接放出了那剛才老巫醫打算偷襲夏洛,被愛麗絲用陰影包裹的怨靈之箭!

    那只嬰靈變成的怨靈之箭從陰影中飛出,正中老巫醫。然后伴隨著大量嬰兒詭異的笑聲,那老巫醫就好像是被無數看不見的嘴狂啃一樣,身上出現了無數被啃噬的傷口,哀嚎了幾十秒后就變成了一灘爛肉!

    ……

    大地石魔終于將陷入泥潭的那輛云車給撞倒了,上面兩三百灰獸人全都摔成了肉糜。接著它有展開了重力立場,減速所有的灰獸人……

    荊棘花藤瘋長,將中間最大的那輛云車給包裹住,根系甚至扎進了那粗大的原木中。整個云車就好像是被荊棘給完全包裹了一樣,里面的灰獸人則被吸干血液而死……

    城下的小軟居然學會動腦了!先是分散吞吃一波,劇烈的腐蝕性體質簡直勢不可擋,不管是刀砍斧劈還是什么,它只就是吃!然后居然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根倒在地上的巨大圓柱體,開始瘋狂翻滾!就好像是搟面杖一樣瘋狂碾壓灰獸人。所到之處寸草不留,吃得干干凈凈!

    城墻上的諾斯寇,本來就是阿爾托莉亞留著打磨安德烈的。

    雖然阿爾托莉亞和安德烈沒怎么說過話,但是她卻挺看重這個和自己有些相像的女孩。

    不過既然夏洛要全力出手,那就沒有諾斯寇的戲份了。她全力爆發斗氣,卻是擁著安德烈沖鋒……

    安德烈只覺得身后忽然有巨大的力量爆發,不等她回頭看,整個人已經被一種浩大但是溫和的力量包裹著向前。再然后自己手中的寶具致勝之劍,已經插進了那只黃金階巨獸的腦袋中了!?

    這一切幾乎就是眨眼之間的事,等她再去看,發現身后大概十步遠的地方站著一位身著藍白鎧甲的少女正在微笑……(三百年后,一副珍寶畫作《勝利女神在微笑》被拍出了天價。據說畫的作者是當年的北地女王安德莉……)

    等到安德烈割下諾斯寇碩大的腦袋時,城墻上的灰獸人已經基本殲滅了。

    那輛最大的云車也已經被荊棘花藤包裹了,另外一輛運車被大地石魔推到,摔成了碎片。

    哼哼哈哈在城下瘋狂穿插,小軟一滾就掃沒一片……

    提莫和小炮已經指揮士兵們開始救治傷員了。

    稍微長大了一點的螢草,正在城墻上進行緊急救治,就連有血跡粘到臉上都來不及擦一下……

    法力浮龍飄在半空中,但是卻沒有任何動作,它和弗萊迪都在隱身。勝局已定,夏洛不想暴露更多底牌。

    安德烈站在城頭,高高的舉起有自己半個身子大的諾斯寇大腦袋,大聲叫道:“灰獸人首領已死!”

    可惜,她不是叫的“敵羞吾去脫他衣”。

    北地戰士們發出了巨大的歡呼聲:“吼!吼!吼!吼……”

    不過比嗓門夏洛爬過誰?他一聲大喊蓋過了幾百人:“灰獸人敗了!北地的勇士隨我追擊!”

    糾纏著云車的荊棘花藤,忽然快速蠕動,將云車與城墻之間的木橋纏住,變成十幾米寬的“寬敞大道”。當然,是沒有刺的那種。

    這時,打醬油的小金剛忽然出聲,他發出了一種極為有辨識度的聲音!那是軍號聲!是沖鋒號!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夏洛的那二百多號屬下,在夏洛大喊之后,就已經隨著他踏上了“荊棘花橋”。

    但是其他的北地戰士雖然也熱血澎湃想要追擊,可直屬上司沒有發話,所以只能硬壓著!

    此時激昂亢奮的沖鋒號響起,真的就壓制不住了!每個人都感覺學管理的血液都在燃燒!

    這時安德烈也反應過來,高舉金燦燦的致勝之劍,大叫:“沖鋒!”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