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魔法與萬象卡牌系統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那位大祭司閣下,為我展示了格拉薩隆的偉力!真的回來了!現在,只要我能夠按照大祭司的要求,潛入血手幫,引導血手幫為他們提供,更多的、更專業的死靈魔法材料,最后就能得到獎賞……”

    “……大祭司的指點真的奏效了,我察覺了魔力的增長。以往那些無法企及的魔法,開始向我招手了!大祭司說的對,元素潮汐又要來臨了!啊!多么神奇的負能量呀!”

    “……據說,事情進展的很順利。雖然不知道大祭司在計劃一些什么事情,但是應該是很了不起吧?最近信徒們集會的次數,越來越密集了。不過現在赫爾辛的六人議會自顧不暇,已經沒有時間管我們了。奇怪的是,就連培根神殿都好像一只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

    ……

    日志中零零散散的寫了很多事情。夏洛他們整理了一番之后,都開始了擔憂起來……

    數年的布局,無數像死靈法師德萊弗斯這樣布下的棋子。那位大祭司究竟是誰?他又想做什么?

    不過既然是格拉薩隆的大祭司,那絕對不會是學雷鋒做好事的!

    如今赫爾辛已經亂成了一團,六人議會因為換屆的事情,人腦子都要打出狗腦子了!

    而培根神殿也因為明星圣武士斯恩賽的失蹤,也開始亂了起來。如果這位大祭司有什么計劃,此時無疑是最好的發動時間!

    “這個就是邪神的徽記和集會的信物……”肥羅拿過來一個三公分大小的黑鐵徽章,和一個古怪的燈籠?

    徽章通體黑鐵打造,觸之生寒。上面有一個類似手掌的徽記,和夏洛記憶中的一樣。

    燈籠是一個小棍,挑著的一個風燈,看上去不起眼。

    肥羅小聲道:“這上面加持了奇怪的魔法,如果不仔細的感知,甚至沒辦法發現!”

    現在這種情況,赫爾辛就好像是樹杈邊緣的一顆鳥蛋,一整微風就可能讓這座城市萬劫不復!名副其實的危若累卵。

    “怎么辦?我們必須做點什么!”肥羅有點著急了,這是他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這里就是他的家鄉。他是有感情的!

    在這個世界上,人類對于故鄉是如此的依戀。這都是祖輩代代,在危險可怕的荒野中,用血汗一點點開拓出來的。

    是一代代人生于斯長于斯,一點一點與混沌競爭,好不容易才建立的秩序之地。

    正是因為祖輩的犧牲,現在的后人才能享受安寧和快樂。這也是為什么這里的人,一提到背井離鄉,就會如臨大敵。因為幸福是如此的來之不易。

    但是現在,承載著肥羅二十年記憶的地方,正面臨著未知的危險,他不能看著赫爾辛就這樣淪落!

    “是的,我們必須做點什么。赫爾辛城中十幾萬人,但凡出一點亂子……”夏洛沒有繼續往想說。

    但凡出一點兒亂子,就是血流成河的悲慘景象。

    水牛比爾只是一枚棋子,卻攪的赫爾辛人仰馬翻。知道的不知道的,至少有幾十號人,慘死在他的手中!

    現在他背后的黑手,就親自出手了。是涉及域外邪魔的大陰謀。這次又會死多少人?

    “叮咚!恭喜你觸發了任務鏈:邪魔陰影-抉擇。

    任務等級:a-級,

    任務內容:長久以來的疑惑得以解開,邪神的魔掌已經伸向了這座城市,現在該做出選擇了。

    1.生命誠可貴,盡早逃離赫爾辛,避開危險。

    2.生命誠可貴,不能坐視不理。探查邪教徒集會之地,為鏟除他們做準備。

    任務獎勵:300點經驗,50點命運點。開啟下一環任務。

    備注: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

    夏洛定了定心神,對肥羅說:“這樣!我們先回去。必須聯系到培根神殿。單憑我們的實力,根本就做不了什么。”

    一行人焦急的往回趕,但是一路上也不太平。

    明明是按照夏洛小地圖的路線,原路返回。但是還是出現了意外。并不是那些蜘蛛,那只巨大的洞穴母蜘蛛的智商很高,并沒有再派子孫來受死。

    但是夏洛他們還是遇到了新的怪物,是水鬼。

    赫爾辛的地下四通八達,還有地下暗河的存在。這就給了水鬼賴以誕生的土壤。

    水鬼這種東西,夏洛在黑泥沼澤就遇到過,是一種溺死之人的尸體和怨氣所化的魔物。

    雖然因為血手幫的原因,赫爾辛的下水道中動不動就會出現一些不知名的尸體。但是這里是秩序之地,新舊赫爾辛的歷史前后長達五百年,這里早就已經是最堅定的秩序之地了。不應該有混沌魔物的產生!

    可是這里卻恰恰產生了魔物!這說明了混沌魔力正在侵蝕這片古老的土地!但是赫爾辛的官方卻在忙著爭權奪利!

    現在就指望各個神殿,能夠辦一些正經事了!

    幾人切瓜砍菜一般,干掉了五只水鬼,還繞路花費了一點時間,找到了水鬼的巢穴。

    這里的巢穴,不是普通意義升動物生活的地方。而是魔物們產生的地方。在混沌魔力匯聚之地,酒壺誕生魔物巢穴,里邊會源源不斷的產生魔物。

    所以夏洛他們必須將巢穴毀掉。否則用不了多久,水鬼還會出現。

    水鬼的巢穴是一個地洞,里邊布滿了紅色的血肉和各種動物的尸體。

    肥羅掏出了一瓶煉金藥劑丟了下去,直接就給炸沒了!

    一行人著急趕回去通知培根神殿,和赫爾辛官方。但是意外頻繁。

    在第一層下水道中,居然被一群碩大的老鼠圍攻!那些老鼠最小的也超過了巴掌長短,最大的比起家貓還要大幾圈。

    它們的眼睛都是紅彤彤的,在昏暗的下水道中格外的滲人。大老鼠們一個個齜牙咧嘴、兇性大發,擇人欲食。不像是正常的老鼠!

    夏洛想起了下水道中與血手幫交易的鼠人,既然死靈法師德萊弗斯是那個大祭司布下的棋子。為的就是替血手幫制作死靈魔法材料。

    那與血手幫交易的鼠人,肯定也有問題!

    要么就是大祭司的手下,要么干脆就是參與到陰謀中的同黨!畢竟鼠人是有前科的!它們曾經通過域外邪神大角鼠,散步了黑死病!

    那這下水道中不正常的老鼠,是不是也是鼠人們的手筆?

    這時,夏洛的心里不禁想到一句話: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氣急敗壞的肥羅,猛頓手中的真菌法杖,一個加強的燃燒之手被施展了出來,噴涌而出的烈焰將大老鼠全都燒死。

    夏洛看著那些幸運的,沒有第一時間化為焦炭的老鼠,它們渾身帶火瘋狂亂竄,甚至都竄到了墻上!但是它們很快就被燒死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隱秘的住處,已經是深夜了。

    此時大詩人歌德和席琳姐弟倆,還在等待著眾人回來,老哥也在。

    歌德看到所有人全都安然無恙的回來,不禁松了一口氣。

    老哥笑道:“你們居然趁著我出門的時候打架,真是讓我傷心呀!”

    “哈哈哈……”說著他自己就笑了起來。

    但是他卻看到眾人的臉色都不輕松,不像是得勝歸來的樣子。

    老哥收了笑容,問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兒了嗎?”

    肥羅簡單的將事情,和老哥敘述了一遍,把老哥聽得也是膽戰心驚。

    “數年前就已經開始布置!赫爾辛周邊那些暴亂的怪物!城里的剝皮行者!這、這……對了!那個失蹤的黃金階圣武士!難道?”

    老哥這么一說,大家都反映過來了。難道斯恩賽是折在那個大祭司的手里了?

    夏洛忽然想起了那個陰差陽錯,定位在自己身上的史詩級魔法印記!

    看來那個大祭司早就已經盯住了斯恩賽!

    設下這么大的一個局!所圖非小呀!

    眾人開始動了起來。

    老哥被派去聯絡手藝人聯盟,露娜去聯絡城里的那些非人類種族,侏儒、半精靈什么的。肥羅火急火燎的回去聯絡城中的施法者。

    大詩人歌德一直以來都是火箭隊聯系兄弟會的橋梁,此時也被派去通知兄弟會了。

    只有神殿這邊,不知道應該怎么聯系。

    夏洛幾個都是通緝榜上有名的人物,貿然出現怕打草驚蛇。

    況且夏洛還記得,斯恩賽試煉的路線,是怎么被人知道的。培根神殿也不見得,就完全值得信任。

    夏洛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心里有了主意,“聯系培根神殿,你們就別管了,交給我。你們快去聯系其他的勢力……”

    夏洛說完就帶著阿爾托利亞和愛麗絲,沖進了夜幕之中……
北京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