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刑紀 > 第五卷 滄海龍蛇舞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如此仙境

第五卷 滄海龍蛇舞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如此仙境

高速文字首發 www.qkrdlq.tw
手機同步閱讀 wap.173kt.net

    感謝:萬道友、秋荻的捧場與月票支持!

    ………………

    黑暗中。

    無咎睜開雙眼,吐了口濁氣,然后舒展雙臂,筋骨發出一陣脆響。而他卻微微皺眉,伸手拍了拍胸口。

    胸口依然有些疼痛,體內的傷勢并未痊愈。看來想要恢復如初,尚需調理一段時日。而如今置身于莫測之地,哪有心思閉關啊,能夠歇息五日,已是忙里偷閑。所幸修為已無大礙,接下來又該忙碌了。

    忙碌什么呢?

    與玉真人斗法,與原界高人周旋,然后設法找到日宮,找到那篇傳說中的天書。

    所謂的天書,或許便是《無量天經》。而與之有關的只有一段話,便是:元會當臨,天劫注定,五洲沉淪,破界飛升。

    這是冰蟬子留下的遺言,他已斷定劫數難逃,于是囑咐冰靈兒,找到蟾宮,方能九死一生。可見他與玉神殿的高人,早已知曉蟾宮的傳說,卻不知其具體所在,更不知道月族已離開地下而再難返回……

    無咎搖了搖頭,站起身來。

    已過去五日,尚不知昆侖虛的狀況有無變化。而縱然是刀山火海,又能如何呢,且走上一遭,再拼上一回。

    他正要打開洞口,神色一動。

    黑暗之中,似有光亮閃爍。

    無咎撿起地上的長刀,慢慢趨近查看。山洞的角落里,有碎石堆積。他心存好奇,舉刀輕輕一捅。

    碎石“嘩啦”滾落,露出一個洞口。還有石頭階梯,從中盤旋著往上。隱隱約約的光亮,也隨之變得更加清晰。

    無咎拎著長刀,帶著小心,跨過石碓,循著階梯往上走去。

    十余丈過后,眼前豁然開朗。

    置身所在,為一方寬敞的洞穴,沖外開著洞口,如同樓閣,只是四壁空空,顯得極為簡陋。唯有臨近洞口之處,擺放著石榻、石幾等物。

    無咎走向洞口。

    洞外是道長長的峽谷,也就是他墜落的地方,之前來不及留意,此時居高俯瞰,遠近一覽無余。倒也云霧茫茫、氣象不俗,卻又空寂莫名……

    無咎尚自張望,忽然后退一步。

    洞口外,為懸崖峭壁。就此跳下去,便能離去。而兩丈高、三四丈寬的洞口之間,好像籠罩著一層微弱的禁制?

    無咎舉起長刀,有心試探,卻回頭一瞥,轉過身來。

    石榻上,有個石幾。石幾下方,有個亮晶晶的東西……

    無咎將他的風雷刀倚在石榻旁,然后撩起衣擺,踏上石榻,盤膝而坐。察覺沒有異常,他伸手一抓。

    是個水晶般的圓珠,兩寸大小,入手冰涼、圓潤,似有氣機隱隱而頗為詭異。

    古仙人留下的寶物?

    無咎舉著圓珠,細細端詳,卻看不明白,他忍不住催動法力。

    “呼——”

    便在法力、神識浸入圓珠的瞬間,突然有風聲從他的指尖響起,又極為的輕微,恰似春風徐來,竟帶著淡淡花香。隨即圓珠閃爍出片片光芒,隨著風兒卷向四方……

    無咎瞪大雙眼。

    四壁空空的所在,突然多了精美的擺設,且紗幔低垂、窗明幾凈,還有爐煙裊裊。而那洞口外的峽谷,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澈的天宇,與淡淡的白云。繼而有人影飄然而來,竟是兩位妙齡女子,皆身姿婀娜,白衣飄飄,轉瞬娉婷落地,雙雙俯身施禮,旋即又媚然一笑而翩翩起舞……

    “嘖嘖,這便是上古仙境?”

    無咎有些眼花繚亂,暗暗贊嘆不已。

    而那兩位仙子,似曾相識。尤其一個水靈剔透,使人心動不已;一個風華絕代,令人遐想無限!

    “靈兒,月仙子……”

    無咎心旌神搖,忍不住出聲呼喚。

    與之剎那,“砰”的碎響,便如夢境破裂,兩位白衣仙子、精美的擺設,以及青天白云,隨之消失無蹤。

    無咎急忙環顧四周。

    山洞,寂靜如舊,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唯有清風盤旋著倏然遠去。

    無咎低頭看向手中。

    晶瑩圓潤的珠子,已成了碎屑,順著他指間滑落,隨之星點閃爍……

    “嘿!”

    無咎咧嘴微微一笑。

    不用多想,這水晶珠子,是件寶物,只需稍加催動,便能呈現出虛幻的景象。許是年代久遠,耗盡了法力,最后展現一次神奇,即刻崩碎而化歸虛無。

    如此仙境,卻也有趣。

    難道上古的仙人,便這般陶醉在虛擬營造的仙境之中?

    自欺欺人啊!

    不過,天地浩劫降臨之時,既然有人選擇逃避,也必然有人選擇抗爭……

    無咎默然片刻,跳下石榻,收起長刀,走向洞口。

    洞口的禁制,已蕩然無存。

    轉瞬之間,“砰”的落地。

    無咎站在峽谷中,前后張望,遂離地躥起,一路飛奔而去……

    兩個時辰后。

    峽谷不見了。

    無咎的身影,出現在一道山崗之上。

    山崗的四周,依舊是滿目的荒涼。

    而數十里外山林間,似有人影出沒。那應該是原界的修士,猶在四處尋覓游蕩。

    無咎并未理會遠處的動靜,只管抬頭仰望。

    只見朦朧的天穹下,浮現出一座座倒懸之山,尚未露出崢嶸,又緩緩隱入云霧之中。

    又見星宮。

    是四方星宿,還是日宮所在?

    無咎以神識記住方向,抬手擲出一把靈石。光芒閃爍之際,他已失去蹤影……

    下一刻,景物變換。

    一道長長的階梯上,現出無咎的身影。他沒敢莽撞,而是就地張望。

    眼前的倒懸之山,足有兩百丈的方圓。便是玉石階梯,便有百層之多。而階梯共有兩處,一前一后拱衛著當間的高臺。高臺四周,則環繞著一根根高大的石頭柱子。

    嗯,與別處的星宮相比,此地倒是大了一圈,卻不知星宿方位,有無原界的高人到來……

    無咎循階而上。

    不消片刻,階梯到了盡頭。

    一座石殿,矗立在高臺之上。

    而他卻停下腳步,神色狐疑,確定沒有異常,這才抬頭看去。

    石殿,門洞大開。門楣上的匾額,刻著三個大字:地尾宮。

    地尾宮,又是哪一方星宿?

    無咎皺起眉頭。

    他翻閱過無數的典籍,卻難以博古通今。諸多的功法、神通,已讓他心力交瘁,便是丹、器之道也無暇修煉,更沒工夫研修天文地理。

    不過,記得靈兒說過,地尾宮位居四方之中,為土星之輔星,拱衛日宮之側……

    無咎的心頭驀然一喜,顧不得近在眼前的石殿,而是轉身離開高臺,循著石階往下跑去。

    依靈兒所說,日宮應該就在不遠處。

    幾個起落,已抵達倒懸之山的邊緣地帶。

    無咎急忙止步觀望。

    撲面的云霧之中,茫茫虛無的深處,倒是有星宮浮現,卻環繞在數十里之外,且前后左右不止一座……

    無咎微微一怔。

    怕不有十余座星宮,而哪一個才是日宮?

    他正想看個清楚,又被云霧擋住神識。他不禁伸手撓頭,滿臉的無可奈何。

    如此眾多的星宮,難不成要逐一查看?

    而除此之外,也別無良策啊……

    無咎尚自犯難之際,突然靈機一動。

    他手上多了一物,是塊巴掌大小的玉佩,呈現五色晶光,一面刻滿符文,一面刻有兩個字,化禁。

    正是化禁符。

    此符能夠化解天地禁制,使修仙者掙脫束縛而飛行自如。

    而如此神奇的符箓之術,卻來自齊桓,若能派上用場,倒是要謝謝那個家伙。

    無咎舉起玉佩,催動法力。

    一層五色的光芒籠罩全身,瞬間又消失不見。而一度沉重的身子,忽而變得輕盈起來。

    無咎暗暗稱奇。

    他將玉佩藏于袖中,嘗試著踏空而起。轉眼之間,離地十余丈。他轉身盤旋,竟搖了搖頭。

    憑借化禁符,僅僅能夠飛行而已。想要施展法術神通,依然是有心無力。

    卻也省去了搬運傳送的麻煩,又何必貪心不足呢。

    無咎在半空中盤旋兩圈,弄清楚了化禁符的用處,轉而踏云破霧,奔著遠處飛去。

    與此同時,地尾宮的殿門前,悄悄冒出一道人影,竟是玉真人,面帶詭笑……

    人在千丈高空,遠近盡收眼底。

    十余座倒懸之山,漂浮在數百里方圓的云霧之間。而其中的一座山體,異常龐大,足有千丈方圓,與尋常的星宮截然不同。

    無咎眺望片刻,認準方向。

    須臾,那座龐大的倒懸之山,就在前方的百丈之外。而相隔如此之近,竟然什么也看不見。

    無咎揮袖驅逐著云霧,繼續踏空往前。而不過幾丈,“砰”的光芒閃爍。他身形一頓,被迫止住去勢。

    咦,難怪什么也看不見,竟有陣法禁制的阻擋。

    而那龐大的倒懸之山,十之八九便是日宮所在。

    無咎伸手擊打,空無一物,試圖往前,又徒勞無功。他抓出風雷刀用力劈去。卻無風聲、亦無雷聲。他頓時愣在半空,一時無計可施。

    陣法竟然如此的詭異,不僅難以破解,也無從逾越,莫非徒勞而返?

    無咎左右張望,眼光閃爍。

    而他稍作遲疑,竟收起長刀,伸手扯出了他的撼天神弓。

    遠近沒有原界高人出現,且以神弓強行破陣。倘若如愿,便是僥幸。否則掉頭跑路,為時不晚。

    無咎暗暗咬牙,舉起神弓。

    而尚未拉動弓弦,他又神色一凝……
北京赛车软件